一粒葫芦籽

一粒葫芦籽

●宋志仁

一粒葫芦籽,险些要了我的命。

那是1948年新年刚过,家乡新台子村已经解放。我们家住着解放军的一个班,闲时常常逗我玩。这之前,我叔宋焕燃和我的堂叔宋焕武都参加了解放军。我曾祖父和祖父早亡,家里很穷,土改时我家分得5亩多地,曾祖母和祖母都很高兴,觉得这许多年两个寡妇领着孩子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苦日子总算过去了,好日子来了。

一天,我和孙家哥俩恩梁、恩祝到东街赵家院玩,赵婶看到我,喊道:“宋小,你等会儿。”她进屋里拿了3粒葫芦籽,让我交给我祖母,这是她老人家要的。

开始,3粒葫芦籽我拿在手里,但是,一玩起来就觉得手里拿着东西不得劲,碍事。放在哪里呢?我把它含在了嘴里,小孩嘛,你追我、我追你,一玩起来什么都忘了。我们3个小朋友,那年都刚5岁,大人是没空管我们的。跑着跳着,他俩喊着叫着,我绷着嘴不能出声,时间一长,就喘起粗气来,一阵风吹来呛得我上不来气。我赶忙吐出葫芦籽,只有两粒,那一粒怎么吐也吐不出来。我出气感到困难,肯定是这粒该死的葫芦籽卡在嗓子眼了。我的喉咙像拉风匣一样,呼啦呼啦的,憋得我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孙家哥俩过来问我怎么了,我告诉他们我上不来气,葫芦籽卡住喉咙了。

回到家我没敢说这件事,只是把两粒葫芦籽交给了祖母。

纸是包不住火的。晚饭后,我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大,呼吸也越发粗。先是被母亲发现了,她问我:“你怎么了?”我说:“没怎么。”“不对,让我看看你嗓子。”母亲说。瞒是瞒不住了,我照实说了经过。祖母、婶婶都过来问,母亲向她们讲了经过。那时候的条件很差,没有电灯也没有手电筒,拿过棉花芯油灯,我张开嘴,母亲往里看,什么也看不清,只好等到明天再说。

第二天早饭过后,左邻右舍都过来问,我大舅也来了。最后决定,大舅送我到腾鳌诊所治疗。我坐在一个轮子的土车上,大舅推着。新台子离腾鳌20多里路,头晌午就到了。经过医生诊看后说他们治不了,要到鞍山医院才能治。大舅推着我过了杨柳河石桥,来到去往鞍山的大道。说是大道,其实就是较宽稍平整的土路。腾鳌属海城界,已经解放。当时,解放军正在解放鞍山。鞍山正在打仗。我跟大舅说,不去了,回家。大舅说:“不治会憋死的。”“憋死我也不去。”大舅只好推我回了家。

我姑知道了,不知她从哪里找来个大仙,说是能治我的病。我姑家住在夹信子村,归海城管。那天我姑领着大仙来到了咱家。大仙粗大的手指头在我的嗓子处鼓捣了半天,那个葫芦籽也没有拿出来。大仙说,葫芦籽现在拿不出,过些日子就会吐出来或咽下去。咽下去后,每到大便后用水冲就能看到。

我还是照样呼噜呼噜地喘着粗气,大门口都能听到我的呼吸声。大约过去了一个多月,一天夜晚,我嗓子上来一口痰,没有吐出来反倒咽了下去。此时,我觉得嗓子好受了许多。

从这天起,母亲每见我大便就用水冲,寻找那粒葫芦籽。10天过去了仍不见那粒葫芦籽,此后也就不再冲了。农民迷信,为此还到村子河北岸大庙许了愿,据说大庙许愿是很灵验的。从此我又有了个小名:索子。

每当我回想起这件事,总觉得大仙并无仙术,他倒很懂得自然法则。葫芦籽在嗓子处待长了会烂,嗓子周围的肉也会烂,烂掉的葫芦籽会松动随着呼吸被呼出来。至今,我说话的声音仍然很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