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回家

下班回家

●倪道辉

身处有空调的办公室,感觉不到盛夏的炎热,更觉察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有人喊:“老倪,下班了!”我才回过神来,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噢,已是6点钟了。窗外,夕晖染红了半边天。

一行人说说笑笑下了楼,来到停车棚,长着一副娃娃脸的小周冲我笑道:“倪老师。”他这样称呼我,我总有一种愧不敢当的感觉,忙连声答道:“哎哎哎,下班了小周!”小伙子对我腼腆地一笑,电动车已冲出去好远。

我骑上自行车,出了单位大门。穿过马路,拐进路边的一条小街,是一爿热闹的菜市场。

几位卖鸡蛋、蔬菜的老太太大老远地就喊:“大哥,今儿个买鸡蛋不?”“先生,带把青菜回去吧!”“不了,家里还有哩!”“记得下次买我家的呀!”我笑笑,似是而非地点点头。我该答应哪一位呢?这帮老太太,小本生意,倒也不忘拉关系户。

有时,我也会停下车,买些许她们的蔬菜回家。这个时候,她们往往会帮我把蔬菜用方便袋装好,放置在我的车篮子里,甚至有时在买她们鸡蛋的时候,她们会在我的车篮里垫上厚厚的几层方便袋,然后小心翼翼地帮我把鸡蛋袋子放上去,嘴里还不停地絮叨着:“这样稳当,就不会磕碰破了!”我跨上自行车要离开时,看见花店里打扮得花枝招展但蛮有气质的老板娘正和蔼地对着我笑呢!身后,刚刚还在争抢客户的老太太们又开始叽里呱啦地拉起了家常。

拐过弯,路边摆着车行祝师傅的修车摊位。这位五六十岁的老师傅满是沧桑的脸上永远挂着质朴的笑容。由于天天照面,我自然成了祝师傅的老熟人、老常客。祝师傅手艺精湛,负责任,收费也不贵,一些故障到了他这里,只需轻轻拨弄几下就会搞定。“多少钱?”“算了算了。”他常常对人们这么说,反倒让车主过意不去了:“那怎么行,老是麻烦您!”“没事没事,下次有事尽管来!”说着,他已蹲下身子埋头鼓捣另一辆车了。

与祝师傅打过招呼,再往前行,便来到了市实验初中。几乎每天我都要停下车,买上两份小吃带回家去给我那对“馋猫”双胞胎解馋。两只馋猫并不挑肥拣瘦,或是那家老夫妻的臭豆腐,或是那大眼睛女人的复烧饼,抑或是那翡翠馄饨店里的一碗小馄饨。尤其是那油煎的复烧饼,两人是百吃不厌的。每每我来到大眼睛女人的摊位前,只要一句“来两个”,她便已知我的需求了。有时正赶上孩子们的散学潮,她就会抱歉地朝我笑笑:“你等等啊!孩子们赶时间呢!”我忙说没事没事。这个时候,我正可安闲地跨坐在自行车座垫上,看马路对面学校围墙里郁郁葱葱的树木,看稚气未脱的孩子们,看满脸希冀和关爱、行色匆匆接送孩子的家长们。于是我会自然地想到,用不了一年,我那对双胞胎也将进入初中,自然我也会加入到接送大军之中了。未及感叹岁月匆匆,那卖臭豆腐的老板娘已经在喊我了。“喂,老板,今天买不买我家的臭豆腐啊?”不知她为何总是无端喊我老板,也许是对客户的通称,所以,我从不作解释,只回答她的问话。有时我会故意说不买,她便会假意生气道:“不买拉倒,不照顾我的生意!”我不接下文,冲她一笑了之。因为我知道,下次她还是会特意给我把臭豆腐炸得老一些,还会对我客气地说“下次再来”之类的话。这时,大眼睛女人已经将煎好的复烧饼递了过来,满脸歉意地说:“耽误你的时间了!”

当我终于到达自家公寓楼下的时候,正赶上那一伙大伯大妈们打牌结束,露天的牌桌子还未撤去,人们的欢笑声在空气中弥漫。这个时候,小幼童和宠物狗成为了他们最好的乐子。下车和他们一一打着招呼。有时,他们会看看我的车篮里买了什么。一楼的大妈会嘱咐我:“多买点好吃的,你家那对宝贝正是长个子的时候!”热心的邻里们给我提供着好的建议,我的很多的生活常识和窍门往往都是在这短短的交谈中获得的。

抬头看看自家的楼台,一隙灯光从窗帘缝中漏出.我知道那对宝贝正在做着他们的功课。这时,我看见阳台上那盆吊兰抽出的茎条上不知何时已经点缀了几朵素清的小白花,它们是那样的小巧玲珑,静谧得像个处子,悄无声息地展示着它们质朴之美。我想,这世上像这样与世无争、默默点缀着我们生活的有名或者无名的小花到底有多少呢?正如这一路上普通平凡而又相互扶持的人们又有多少呢?

夜色渐渐降临,这一路经过所遇见的人们是否也都踏上了回家的路了?小区里几幢楼上的灯光渐渐密集了起来,相伴人间,万家灯火。我们相互依伴着生活在这样的人世间。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其实并不遥远,也许只需一个微笑,一声问候,便如一股暖流,滋润了无数的心田。

下班回家,一路质朴的人们,一路温馨的微笑,一路满满的暖意。

回家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