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束光的照耀

那一束光的照耀

●程杨松

有时候,一个人的精神被照亮,源于一束光;有时候,一个人的灵魂被烘干,也缘于一束光。这光,不仅是因为照亮而成为方向,也可以是因为照耀而成为力量。

深陷于世俗的生活,游离于日常的苟且,失身于文稿的桎梏,年过而立的我却常常感伤,以至于诸多困顿、诸多倦怠;已近不惑的我却常常困惑,以至于不喜来处、不知去往;来自乡土的我却常常忘典,以至于几许愤慨、几许怨怼——直至谦芳长者的出现,让我颠覆性地重构价值体系,羞愧式地调整内心状态,重塑般的修改人生坐标。

谦芳长者,他的内在品格和外在历程正如他的名讳:谦谦君子,昭昭芳华。正如一束光,一发端,就能照亮山冈、原野

他出生于安徽一个贫农家庭,1987年本科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1990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兰州大学,1995年博士研究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1995年至1999年在江西财经大学任教,仅用四年的时间,便实现了从讲师到教授、从马列主义教学部副主任到主任的双重跨越。1999年7月通过公开选拔任江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专职副主席,成为全省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之一。之后几次辗转,并于2006年8月再次通过公开选拔任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完成了从副厅到正厅的转身——我不知道,从安徽的那个乡村,孤身一人,一路走来,他羞涩的行囊,究竟装了些什么财富;他赢弱的身躯,究竟有哪些力量?但我确信的是,他贫瘠的行囊里一定不乏书籍的滋养和梦想的照耀!

有好多次了吧,从九江召开全省政研室主任会议,到南昌召开全省改革办主任会议,从上饶接待中改办督导组,到财大举行“向特色优势要竞争力”对策研讨会与他每一次接触,都能强烈感受到他挺直的身板里迸发出的力度和力量;他的每一次发言,你也能切身感受到他简洁的话语里传递的激情与豪情——如他自己的人生体验,把每一份工作当职业来立身,作事业来打拼,干就干成、干就干好,进无止境、止于至善;把每一天的光阴作为余生最年轻的时光去体认、去珍惜,从不轻视、从不挥霍,也不折腾.也不后悔。或许,他就是努力到无能为力的,也是行动到感动自己的。而我,小他15岁的年龄,却徘徊过、低迷过,也苦闷过、倦怠过,甚至消极过、悲观过——我是多么感谢他于我内心的滋养和慷慨的精神馈赠!

一如最近,他牢记习总书记来江西调研时的几点重要指示,创造性地带领有关地市开展上下协同调研,最终形成“三清天下秀、龙湖天下绝、庐山天下幽”的系列成果,引发上下强烈反响;创造性地与江西财大横向合作,就“向特色优势要竞争力”展开深度调研并形成“1+5+11”系列成果体系,赢得省委书记、省长和多个分管领导的重要批示,以至于省委《重要信息》全文转发并引起上下集中关注,以至于结集出版成为省党代会的一份“重礼”没有不好的岗位,只有不好的作为;没有有限的事业,只有有限的职业;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思路一边天地宽,创新创造前景光。其实,在这条路上彳亍奔波、艰难游走四年,我犹豫过、困顿过,也想过懈怠、想过放弃,但因为有他的创新创造,有他的引领带领,我从来没有这么内心光明过、精神舒展过,也从来没有这么脚步坚定过、未来憧憬过。

有时候,我总会想,一个人的高位和高度是否等同?这个答案,我曾经在自身的体历中得到过截然不同的两种答案:有的人,他的高位形成了一种油然而生的职位的不可亲近的高度,让你敬畏甚或逃离,而有的人,他的高位却让他于内迸射出思想和精神的高度,而让他的人格富有强大的磁场让人靠近和亲近——自然,谦芳属于后者。掐指数数,不过履新半年多些,不过接触寥寥数次,他却能几乎认出市、县战线过半的下属,甚至能说出不少部属的一些情况,没有职级的鸿沟,没有年龄的隔阂,也没有思想和情趣的障碍,甚至有时候,他于工作之闲、得暇之时,会问我们的一些新情况,说他曾经的过往事,聊彼此间的兴趣点,一如你邻家的兄长、学长和师长。他用他的亲和与平和,让你的内心平和与亲和,从而实现了瞬间的交流与交融,并让这个集体焕发出最大的活力。

世间最美的姿态,是一颗星向另一颗星的追随,或者,是一颗心向另一个心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