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悠远

琴声悠远

吴仲尧

每一件贮藏的旧物,都潜埋着远逝的风花雪月,浸染着有痕或无痕的世事沧桑,刻烙一段生命历程的岁月史册。恰如不经意间打开那尘封多年的箱子,心不在焉地随手翻寻着,倏然映人眼帘的那一只口琴。尽管是久违之物,那银白色的外壳,翠绿色的内芯,却依然是如此的熟悉。我恍如瞬间重回到了三十年前的大学时光,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在风光旖旎的风则江边,在绿树葱茏的未名湖畔,在晚风夕阳的塔山脚下,有一位玲珑俏丽的女孩,如痴如醉地吹着口琴的画面。隐约间耳旁仿佛回响起了一曲曲多么稔熟的旋律,余音袅袅里,那段美好而甜蜜的记忆如潮水般漫上心堤。

口琴,其实是一只很普通的口琴,但因为承载过一段青春炽热、曼妙无比的感情,对于我来说也许显得弥足珍贵。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我心仪已久的那位女孩喜欢吹口琴,便用刚刚在诗歌大奖赛上获得的奖金悄无声息地买了一只送给她,以表达我的爱慕之情。女孩羞红着耳根,脸颊绽放出一朵嫣红,笑靥如花,两片红润的唇叶温柔地轻吻口琴,富有节奏地摆动着,一串轻快的音符,如山涧涓涓的泉水,从琴孔里舒缓柔和地流淌出来。

就这样,在无数个春花秋月、夏风冬雪的日子里,悠扬的口琴声总在我的耳边萦绕,把心中的欢乐和喜悦尽情地放飞,而圣洁的爱情之花也在琴声的奏鸣曲里悄悄萌芽。黄昏下,夜色里,每当我俩偎依在一起,她悠悠地吹,我静静地听,那《走在乡间小路上》的恬适,那《小螺号》的欢快,那《外婆的澎湖湾》的绵长,那《牧羊曲》的清婉让我觉得口琴的音色给人一种质朴的诗意,是生命最本质的音乐,它让我感到人生的美好,予以我浪漫美丽的想象。是啊,那口琴声如黎明之舟,在晨曦中驶入我昏沉的睡眠里,将我照亮。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昨晚的口琴声仿佛还在继续,就回荡在玻璃窗外,那窗上弥漫着的朝霞,好像也喜欢口琴声,特意一大早从天庭飞来听琴。在我的心目中?口琴声就是林间流水,田野清风,鲜花芳香,天籁之音,带给我温馨而畅快的心境.,口琴声更是依托着两颗青春蓬勃的心,因而显得格外有韵致,至情至真。

现在,吹口琴的女孩早已成了我的妻子。或许是工作的忙碌,生计的奔波,育女的艰辛,琐事的纷扰,加上屡次搬家的折腾,口琴早被压在贮藏杂物的箱子底下,妻便无暇顾及它了,仿佛从来就没有过这种爱好。闲置多年的口琴已锈迹斑斑,我却如获珍宝,细致地刷洗干净,像当年一样送给妻子,从记忆深处寻找着妻曾经吹奏的情景和美妙的琴声。但令人遗憾,也许太久太久的耽搁,妻竟然回想不起一首完整的曲谱,试着吹响口琴,琴声断断续续,每个音符都十分生涩。口琴还是那只口琴,但娴熟悦耳的琴声早已远我们而去,正如那青葱岁月的逝去但不管怎样,琴声又一次在耳边响起,那是畅想既往、追溯青春和展望明天的琴声啊!

我怀念那些听口琴的日子,以及留给我的那段最甜美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