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盆腊梅

两盆腊梅

徐世槐

2007年4月20日,是让我神魂颠倒的日子。凌晨两点,恩师江国栋停止呼吸。噩耗传来,脑海汹涌澎湃。

9天前的上午,我与妻子同去温州市人民路江南大厦B座1707室探望江老师。他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精瘦,疲惫得不行。为了不再打扰他,约坐十余分钟,便告辞。临别了,他嘱咐男保姆,把摆在阳台的两盆腊梅转送给我,有气没力地嘱咐:“世槐,这是我用重金买来的,不妨带回栽到你老家后院,留作晚来的纪念吧!”

半个世纪来的镜头,像窗外的街树一样呼啸而过

1953年秋,我考入文成中学读初一。江老师,是您任教甲乙两班的语文,并任我蓓蕾班(乙班)的班主任。当年冬天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您来寝室巡查,用手电筒细照学生,发现富式仙同学冻得瑟瑟发抖,您马上回卧室腾出垫被给他盖上。次年春天,我妈因病去世,您听到后,立刻安慰我,助学金减免费从丁助乙免提到丙助,从而让我顺利完成学业每当我们学习《夜莺之歌》、《缺席者的故事》、《红领巾》等课文时,您那绘声绘影的神采,旁征博引的教学艺术,让苏联儿童那机智的性格、勇敢的精神、爱国的情怀,深深地镌刻在我们的心坎。在您的指导下,我阅读了《卓娅与舒拉的故事》、《真正的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夏伯阳》、《青年近卫军》等书籍。

江老师,您在极“左”思潮的打击下,历经坎坷,而您“任沧海横流,但我心依旧”。离休后,在康乐山庄主持瓯北老年大学的教务工作。1996年10月,我们班在此召开同学会,大家参观了您的5000多册藏书,还说供学员免费借阅。我记起了有个德国皇帝对皇家图书馆馆长、哲学家、数学家莱布尼茨说的话:“你本身就是一座图书馆。”是的,江老师,您也有两座图书馆留给了学生们与后人,难道不值得自豪吗?

去年清明节,在文成新凯悦大酒店举行蓓蕾班毕业五十周年同学会,您神采飞扬地给我们作《红楼梦》的专题讲座,让我们进一步了解林黛玉与贾宝玉的爱情悲剧,豪门公府当权派的王熙凤、奴性的花袭人与反奴性的晴雯等,很投入地唱贾宝玉的曲子《红豆相思》,给我们老童生饱餐最后一次文学盛宴。

耄耋之年,为什么您还像当年一样兴致勃勃地讲学?我知道,孔子的“杏坛”是您的城堡,“讲学”是您唯一的生命形式,不为名,不图利,才是您真正的图腾!

我终于明白了,您在远行前馈赠我的腊梅,我没有把它移植到宅屋的后院,依然摆放在窗外的阳台上,虽然恩师已远去,可我绝不是多情作秀,而是每当我看见葱秀挺拔的腊梅,润湿的眼帘里,就浮现出恩师难以磨灭的形象

哦,面对两盆腊梅,我不由想起您的两句名言:“莫学昙花一夜凋,要学腊梅斗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