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记事(三篇)

公交车记事(三篇)

公交车记事之一

我们总是在等待,可又真正有多少个人学会了等待?

——题记

从初中升到高中,生活最大的变化就是放学由步行回家改成了坐公交车,可这一看似细小的改变却足以让我头疼三年。

等公交车的心理真可谓是世界上最足以涵盖人心复杂的一样了:校门口绍兴一中一站总是挤得水泄不通,再加上公交车数目又不多,瘦弱的我根本无法与别人共同竞争。所以每当这时,我只好花脚上功夫向东再走50米来到前一站的云栖村,焦急地等着公交车缓缓到来。可是公交车停靠时间总是算不准的,有时路才走到一半,一辆11路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待我走到站台时,早已不见了踪影,直让我后悔莫及。因此,每每走出校门,总会在走一站还是停留在原地等车的选择中徘徊纠结半天,最后大多以云栖村有22路,多一点机会多一线希望的奋斗想法告终。这一点岂不是很符合“人”的想法:站在西边时,贪图着东边的那点机遇,却又不肯放弃等待此刻西边的机遇;动身去东边寻那更大的机会时,又怕此刻西边即将到手的机会被人拿走,最后两手空空。于是呢,懒惰的、中规中距的人选择了西边,而勤奋的、热爱挑战的人选择了东边。而我,只能算是一个兼于两者,学着等待、却不会等待的人而己。

而学会等待的人,我见到过一个,在另一个车站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那时是暑假正午,公交车并不多,而我也正陷入这类似的选择中,不知是否应走到下一站去等车。但不知为何,脚仿佛紧紧贴在地上,不愿在这炎炎夏日中卖力。可是内心却不停的骚动着,像夏季的蝉鸣。那个静坐在那里的老人仿佛识破了我的想法,看出了我的不安,带着笑意,低声问我说:“你坐哪一辆车?”“19路。”“哦,刚刚有一辆19路开过。”依然是如此淡然的声音,可是我却更焦躁了。“刚刚”那岂不是还要等好久,才有一辆新的19路到来。那个老人仿佛又知道我的想法,拍拍身边的空位对我说:“坐吧。”我不好意思拒绝,机械般的在她身边轻轻坐下,仿佛受到圣旨的指控,不得拒绝。转头,一瞥,看见了老人挤满皱纹的脸上漾起的深沉的笑容,是那样静,那样柔和,却又那样深刻,像是岁月的雕琢,时光的洗礼后的痕迹。“该来的总会来的,不要急,慢慢等。”她说。

该来的总会来,人的一生,除去华丽的成就,幸福的记忆,奇幻的经历,不就只剩下等待了,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不仅是等公交车本身,不仅是体会等车的心理,我还有更多的事要去经历,去体会,去等待。也许只有再经过30年、40年、50年,我才能真正明白一些事,真正的学会等待吧!

公交车记事之二

在走向成熟的道路上,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

—题记

公交车上总是寂静而落寞的,至少从绍兴一中站到胜利西路府山桥站是这样,就像被冬日的寒风裹挟,只能听到人与人之间支零破碎的窃窃私语。那些或是刚下班的上班族,或是刚放学的高中生,不是低头捧着手机不断刷屏,就是双手紧拉扶手,目光却漫无目的地四处飘荡。有时也会出现三两人一群聚着的同学,他们压着嗓子互相之间低声说着什么,仿佛在谈着不可告人的惊天大秘密。也有时,会突然出现两个熟人在公交车上相遇的情景,但那也不过是互相惊叫着打声招呼,然后又陷入各自的沉默世界中。而公交车就在冰冷的无声中不断向前行驶,越行越远

但一旦驶到了元培中学,一切就变得不一样起来。因为一群春天般的孩子相互挤着闹着走上了公交车。这些欢乐的初中生们,身上还有抹不掉的小学时的稚气,但也添了一股趋向成熟的傲气,就像羽翼未丰的鸟儿渴望着蓝天的怀抱。从前的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只见他们先是不顾一切地找寻座位来抢占,失败后,又三五成群一起,用孩子似的大嗓门,大声嚷嚷着,高谈阔论着学校里发生的事,全然不顾他人的目光。

一次,我看见三个女生聚在一起,旁若无人地讨论着班级的八卦事情,聊着聊着,不时哈哈大笑,带着一丝羞涩,一丝窃喜。我仿佛也被带动了,莫名其妙的一笑:是为幼稚,还是为别的什么?还有一次,看见两个小男生在公交车上相互打闹着,玩着小学时才有的恶作剧: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给家长打电话报平安时,不断的捣乱,插入一些虚构的语气,“某某某上课开小差了,某某某被老师批评了,某某某”使另一个人陷入了向家长慌乱解释的地步。看到这里,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是为童真,还是为别的什么?

想来,从前的我们也是这样的,八卦总是女生间的必备话题,而捣乱也总是男生的天性。我们从来都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也从来都不怕别人知道自己的秘密。我们会在想哭的时候毫不保留地哭,我们会在想笑的时候肆无忌惮的笑。熟人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和讲不完的故事。我们曾天真地以为这样的日子永远不会结束,我们也曾以为长大与成熟能使我们更自由。

而现在的我们,谁能勇敢而大声的喊出自己心中没有顾虑?两个熟人走在一起,却无法真正了解对方的内心。我们的话语,由多变少,由长变短;我们的声音,由大变小,由响变轻。我们真的获得了从前想要的“自由”吗?也许,我们是用幼时的童稚作抵押,换来了曾梦寐以求的青春年华。

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一切。

公交车记事之三

生活匆匆,时间匆匆,我们错失了多少路边的美景?

—题记

流逝的时间不容我们停下匆忙的脚步,繁忙的生活不留我们歇息叹气的余地。时间像车轮,不断向前行驶,不做长久的停歇,而我们就是车厢里的旅人,在某一站上车,然后又会在未来的某一站下车,挥手作别。

我的每一天就在这上下车中匆匆流逝。这导致我早已练就了机器人般的枯燥生活模式:等车一上车一刷卡一大脑空白呆滞地站着或拉着扶手一按铃一下车,然后匆匆忙忙疾步走回家。

但这日,车上的氛围好像与以往有了那么一点不同。一上车就看见橙色的椅子上坐着一位带笑的母亲,而她的膝上坐着的,手里轻捧的是一个不到六个月大的男娃。我轻轻走上车,在他们对面的扶手上拉紧站定。这还不到六个月的婴儿仿佛是初来地球的小客人,对一切事物充满了惊奇。只见他用迷离的小眼睛紧紧锁定我,圆嘟嘟、粉嫩嫩的小脸上充满了疑惑。伴随着嘴里“咿咿呀呀”的外星语,他把肉嘟嘟的小手伸向了我,圆圆的脸上漾起一朵花儿。他不知是向我问好,还是想触碰我脖子上的围巾的举动,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观察他的反应。只见他也不动,一直把手举着。没办法,我也只好试探性的把手伸了出去,和他握了一下手。这黏糊糊的手上沾满了口水,但却有一股婴儿才有的柔滑,我缩回了被他沾湿的右手。在心里笑道:还真是一个孩子呀!而对面的他笑得更开心了,“嘻嘻嘻嘻”发出声响。全车的人早己被他的童稚所吸引,不禁扬起嘴角,车里早已不见了从前冷寂的氛围,取而代之的是孩子般的温暖。

突然,这个调皮的孩子又“啊啊啊”的大叫起来,用手使劲敲着身旁的玻璃窗,还有一只手扯着他母亲的袖角。而他的母亲只是怜爱地注视着她的宝贝,不作声响中却能看见她亲切又柔和的回应。我顺着窗外看去,天啊,冬日的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空,即将进入黑夜的天空上己蒙上了一层灰暗的纱布,但太阳的光亮仍无法被夜所掩盖。天空由淡黄变为金黄.由橘红转为深红,而在那镀上金边的地平线上方,是蒙蒙咙咙的淡紫色。我惊呆了,甚至不亚于那个初来世界的孩子。这夕阳西下的美景我已见过不知几百次,更比它让人震撼的也不在少数,只是在这样匆匆忙忙的世界里,蓦然瞥见的这一缕美景,着实算是一种巨大的惊喜。

在接下来的车程中,我又在孩子不间断的叫喊中看见了许多再平常不过,却也不平凡的美景:摩天大楼的玻璃窗上折射出太阳的光芒;桥下河边一艘大船缓缓驶过,留下一段水路;路边的灯一盏一盏接连亮起;还有府山那隐没在黑夜中的巍峨身影。这些我从前从未注意到的景色在冬日的寒风中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也让我开始怀疑自己快频调的生活。

我恋恋不舍地下了车,看着37路公交车运行越远,“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我们错失的生活,错失的美景到底去了哪里?

也许,这些生活的片段,慢生活的美景,远在童稚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