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容依旧在

音容依旧在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爱人!

然而你却这样永久地离去了。黄昏,我亲手为你做一桌酒席。我先把属于你的那杯酒轻轻地洒在地上,再把属于自己的那杯酒慢慢举向唇边

多圆的月亮呵,多圆的月亮呵!

在这冷峻静谧的夜里,我是多么竭力寻觅一些关于你和我爱的记忆,但我能找到的只是一些痛楚而心酸的往事

仅仅是那么一瞬间,随着几声凄婉的呼叫,你这只不会凫水的“旱鸭子”,毅然跳进了浑黄的洪水中。在这悲壮的时刻,一个幼嫩的生命被你的双臂紧紧的托起,可是暴虐的旋涡却卷走了你的生命。从此,一只只待哺的小燕,从他们聪慧明亮的大眼睛里,再也看不到你同妈妈一样亲呢的目光

没有人能猜出你的口袋里,为什么会有一张至今没有写上一个字,却早已被洪水浸泡了的小纸片?

也许没有人能知道:在你隽永的睡梦里,是否还留着一个个关于“花的童话”?

我不知道:今夜,在你的学生甜美的的睡梦中,是否你又走进他们惊奇与怅惘的故事?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在你悠长的睡梦中,是否还留着一串水仙花般的回忆?

当你中师毕业马上要到一个乡村小学报到的那天,我特地从七十里以外的小城赶来。远远地,我就看见你朝我跑来,我拼命向你奔去,只差一点就和你撞了一个满怀。你用怜爱的目光注视着我。我轻轻地帮你把一绺因跑急了而耷拉下来的头发拢向脑后,再细心地用发卡夹好。这时,我陡然发现你长大了——由一个朴实的乡村妹子变成了一位美丽动人的大姑娘。

分手时,你赠送我一把精致的口琴。你是那么含情脉脉地盯着我,好像一下子要把我看穿似的。我足足与你对视了一分钟,还是我先垂下眼睑,只觉得你粉红的小脸浸透在我一片迷蒙的泪花里

不久,我就收到你的来信。你说那里的校舍条件虽然很差,但觉得非常充实。你教会孩子们唱《小燕子》、《礼貌歌》,《布娃娃》等,还结识了猪八戒,唐老鸭和聪明的一休

我知道:在你心中那里有一颗诚实而坚强的种子,像三月阳光激荡着你的生命。而你娟秀的教案里,就是用智慧的犁耕种后献给孩子们的绿原;你温柔的爱抚,恰如飘洒到小草身上的露珠儿。你在静静地默默地读着你的“《青青之歌》”

让我用双唇吹抚着那把口琴吧!哦,吹出来的乐曲竟是这般甜柔、这般缠绵

你告诉我:当“喜鹊子”病了,你把一个苹果放在她苹果似的小脸蛋旁的时候;当“少和尚”的裤带挣断了,你给他系好的时候;当静静的月夜里,孩子们为争天上最亮的一颗星是自己,你去调解的时候;当“牵羊儿”的小山子脱口叫你一声“妈妈”,你由于少女的羞涩而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当节假日或是你的生日,你挨窗办公桌上堆着糍粑、甜酒、粽子、红薯,孩子们的纯真与乡亲们的情愫汇集成“爱的城堡”的时候——我知道,这块垂挂的黝黑的土地上,你的耕耘和播种,吸引着一双双探寻的眼睛我知道,孩子们内心的小秘密就埋藏在你的心扉。

我当然记得,洞房花烛夜给我留下多少欢愉,你把少女的贞操和所有的温柔都献给了我。哦——,直到我们眼里都写满笑容,直到“凤凰”双人枕上长出湿淋淋的记忆,直到俩人心中升起了莫大幸福的恐惧。

婚后第二天,你心中经不住乡村的诱惑。就这样,你依依告别了自己的新房。于是圆圆的银月被分成两半。一瓣留在我心中,另一瓣被你颀长的身影牵走。

可是,不幸的消息传来了:浑浊的河水踏过你的头顶,你为自己谱写了一曲悲壮的生命之歌!

沿着弯曲的布满牛蹄窝的小路,我带着朦胧的梦境来到你的坟前。没有谁为你雕像,也没有谁为你刻碑,只有静立的野花儿陪伴着你。那些父老乡亲嗳嗳地呼唤着你的名字,热泪扑刷刷地滚落在你的坟旁;那些早已哭成泪人儿的孩子,把你甜丝丝的絮语,娟秀的粉笔字和河水搏击的情景,已镌刻在惊奇与怅惘的心灵里。

啊!难道我就这样猝然地失去你?可是我却怎么觉得你血管中的血在我的血管里奔流?

静夜里,我独自来到我们偎依过的草坪上。我仰望着流泪的月亮。于是,我拿出口琴。痴痴地为你吹一支歌吧!吹出我对你长长的思念,吹出我对乡村诚挚的情感,吹出校园红似火的季节

又到花开的季节,然而你的花朵却过早的凋谢,留给人们的只是一阵淡淡的清新的芳馨。如今,我在沉迷的思念中,执着地走着你未曾走完的路。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爱人。

(责任编辑:飞云有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