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季

春离那些日子,他才想起要追踪一匹年青的蹄印隐逝在远方的,远方还隐约摇串铃声,有一些消失的记忆竟感觉到完美,完美的欠缺,像唐诗那种伤逝的情感但蕴含的境界,你又要说凄美了。

好像一个午觉之后,推开窗,来不及捕捉印象的绿已浸然入来,染绿了他的衣衫,他很想走出去,草为鞋,叶为伞,踩在青苔的路阶上,以拈花的手指去拈一片流云;一切好像在一个午觉之后,他才听到雨声。

雨沿着窗缘淌下,风潇洒的摇起叶子,彷佛中,发鬓沾满了珠光,一串一串的摇堕,记回那夜你与星子一齐敲门,迎接的,不再是一个形象,也不是幻境。那夜他站在月光下,为了你的告别,虽然轻轻一句的告别比烟更轻的,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雨的味道也很浓啊!多少年后你才低吟这一句,这么一句淡淡的低吟。

那些日子你美丽过吗?我们?不敢肯定,至少我们曾放弃一些美丽的概念,也许因为遥远,因为朦胧得刻骨铭心,我们才放弃的。也许你并不想开始,欲想截断那种过渡,而霍然的走到结束。也许这个结局是我不经意所既定的,我冲动得像一只瞎眼的苍蝇,一头撞进网里,就径以等待着那结局的意味。也许我们都不想触及那种忘我的凄美。

你从雨雾中行来,带着一些悲悯及祝福,拂拭他眼中的潮湿,让他在孤独中回想,一个少年的理想已经破灭了,一种温柔已经陌生,一段过往已经成为迹碑,世界不再为焚蝶的美感而哭泣。

当春离的日子,几时再穿过覆荫的树影,来到一块阳光的空地坐下,那时你挥一挥手,从他的呼唤中升起,遥远而又可触........。隐约的听到雨声,推开窗,他才恍然雨已停息许久许久了。

风笛散文专号一1973.11.1成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