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岁月(外一篇)

陽光洒下来, 田野里一片金黄, 那是一畦一畦的油菜花。蜜蜂飞过这坡,又飞过那坡,嘤嘤嗡嗡,收获着它们的岁月。女人站在油菜深处,脸上显出微微的沧桑。天上飘过几朵白云,她的心情宛若深远的蓝天。

曾几何时,她也年轻 ,年轻得幼稚,幼稚得单纯,单纯得如一张白纸,她可以在上面随意涂染自己的青春。

她去当了代课教师,一当就是十四年。她把十四个春秋献给了挚爱她的孩子们。可是,命运捉弄人,她被辞退了。在多少个夜里,她回顾自己的人生,哀叹自己的命运,泪,不知不觉打湿了被褥。她追忆多年的教书生涯,就像小蜜蜂,在梦中依然恋着采花一样。

岁月总会抚平心灵的创伤。

女人挺过了心性最脆弱的时期,她逐渐适应了岁月给她的磨难。

他习惯了农村,习惯了人们的同情,习惯了俚语村言。她又扬起了生活的风帆。

她开了一爿小卖部。小小的店铺有五味人生,有气象万千 。她待顾客如上帝,赊酒赊烟一和气。有人劝她,本小利薄,应该少赊,她还开导别人:乡邻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谁家没有个拮据的时候?每当本钱赊光的时候,她会软缠硬磨,想方设法从丈夫工资里“借用 ”。 丈夫有了怨言:你哪是做生意,简直是借钱给别人花嘛!她心里也曾激起层层涟漪,但总被岁月抹去。

开店之余,女人也种点田地,从田野上,她收获着五谷的芳香,也收获了饱满的岁月。

她是女人,女人的韧性就在于永不言败。

她是女人,女人的可爱就在于她对家庭的脉脉温情。

一周一轮回,她与丈夫及女儿的聚仅仅两天。她最高兴女儿死乞百赖地在她脸上亲了又亲,她最开心丈夫工作之余可以睡睡懒觉。。两天之外的风雨她独挡,两天之外的人生自己尝。女人的岁月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她习惯了脸上渐渐滋生的皱纹,习惯了头上出现的银丝,习惯了操持家务就是对丈夫工作的莫大支持。

女人的岁月里有过憧憬,但终究归于平静。

女人的岁月里梦想着双宿双飞,但终究天各一方。

女人的等待不算漫长,分手却是不忍。嘱咐女儿好好学习,拍拍丈夫肩头的灰尘,一切尽在不言中。

女人就这样过着她的岁月。岁月里有歌,但不是高吭嘹亮的那种,可以响在天空,挂在树梢;女人的歌,如小溪潺谖于绿草,如春风拂过水面,化作温温软的绕指柔,诉说着人间的幸福与哀怨。

女人的岁月悠悠,柔柔,岁月里有潺潺的歌,感动着生命中的每一天。

感恩的心

2005年4月24日,心肌梗死降临。几个同事把我送到医务室,输液,无效。急转县医院,输液、吸氧、做心电图。第二天,单位领导亲自到医院看望。

由于病情急转直下,我爱人要求转上级医院,县医院主治大夫态度暧昧——她担心路上有事!在我爱人的坚持下,我于当晚22:00被送上了开往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救护车。当时,我老同学阿宝来送我,我心中涌起的就只有生离死别了。

在省城医院20天的日子里,我受到了空前的礼待和关怀。医生、护士尽心尽力,急病人之所急,语言和蔼,笑脸可人。(说实话,那里的护士好好靓噢。)病友们的安慰也使我下决心战胜病魔。要做支架介入术了,由于钱不够,我爱人回家筹钱,就把我留给了小姨。喂饭、端尿屎,真是太为难她了。

这时,我的单位——xx中学,在高xx校长的倡议下,掀起了向我捐款的热潮。当高校长、工会鲁主席带着那满溢着全校师生爱心的近万元的款项,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眼里溢满了感激的泪水,怎一个“谢”字了得!xx中学的全体师生们哪,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听到我经济困难,上海同济大学支教的同学对我也特别关怀。叶xx在网上发布消息,取得网友们的援助。当她和雷xx一起来到昆明,把一篮鲜花摆到我病床前的时候,我哭了——一个支教的大学生,对我居然如此关心,她们不是天使又是什么呢?

近两年了,我时时有为他们写一点什么的冲动,直到今天,我才用不熟练的双手敲击着键盘,写下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愿他们好人有好报,平安一生,快乐一生,幸福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