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思念

 逝去的思念
在人世所有的眷念中,我常常捏着落叶幻想万物皆逝的西国, 幻想枝与叶那份逝去的缠绵,幻想叶与土的那份融入,幻想冥冥中牵绊于的情朔与爱恋——
 总是蕴存着想哭的冲动,现实的平庸叨绕着慵懒的心绪,对着一切不痛不痒的生活深深倦惫。诚然于心底的种子随着漠然无根的叶坠落坠落——对着所有的逝去心伤,呈显出无尽的思念,如鱼鹰划过水面的徒然,如鱼儿泛起鳞片的闪烁,如枫叶悲恸的飘零,如风雨纠缠的搐——
 时间是那样的易于逝去,空间的变迁更是那样的易于成全逝去的思念,不安分的思念却越来越烈的翻转;然而当思念不停的涌现时,却把思念也逝去了。童年的歌谣,天空的风筝,繁忙的学业,等待的工作,等待的老掉,亦如等待的逝去。思念便这般无辜的从童年一直消逝到暮年,尽于那苍白如冰的寒宵,尽于那从光洁走到深遂的皱纹,尽于那从稚气滑到沉重的音阶。生命如此逝去,人对一切的思念也跟着后一秒的到来而在前一秒中逝去。对着人世所有的眷恋都只能像岚烟似云非云,似雾非雾,弃去断云刻于山间的帷幕,弃去袅雾弄人的娇羞,只留下岚烟有着落叶悲伤的思念,与人相接又相离,只系着一身飘渺注定一生不断逝去。也不管眼光是否充足,夕陽是否美好,晨曦是否就是希望,一切的一切都会悄然逝去,留下顶多是昭君出塞的胡琴幽幽的泣着。然而年年春光皆如是,思念也就随着每一个流光溢彩的眼神从童真变得深沉,不再轻易相信拥有,不再轻易相信永久,逝去的终究是要逝去;无论我多么努力的要将往昔紧紧搂在怀中,多么思念简单的微笑,多么思念河边的倒影,多么思念风中的歌声,雨中的泣声——童年早已逝去;无论我多么思念青春的的燃烧,多么思念飞鸟的翱翔,多么思念六月的繁忙,七月的飞扬,青年正在逝去;无论我多么思念理想的岗位,简单的行囊,异国的流浪,面向夕陽的粗狂,壮年也将逝去;无论我多么思念余辉下的光芒,颤抖在手中的老花镜,挤满皱纹的微笑,只有牙床的亲吻,暮年也会在海平面逝去。
 一生的角逐都将从头顶儿发变成鬓角的银丝,眼角的皱纹会一点点将我逝去;仅存于幻术空间的思念都会一点点耗尽直到逝去。我用心所语的时空只是这不断继续的逝去在眉宇间飘荡,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