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人生

整理人生

赵欣

电子信息时代能给人生带来多大改变,这不好评估,但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却是不争的事实,比如包含上百人的通讯簿可以在手机或是iPad里轻易地储存。但我还是习惯于那个纸质的本子,需要时就拿出来再放回去。

某天我又拿出来,却没有放回去。摩挲着这个封面褪色、皮质开裂、纸张发黄的通讯簿,突然间产生一个念头,是不是应该整理一下呢?

这个本子,已陪我走过了十五个春秋。如今通讯方式已不仅是手机、固定电话,还有QQ、博客、微博、微信。即使是手机和固定电话,号码也是变来变去的,所以里面有许多勾勾画画的痕迹,还有新认识的人没来得及添加进去,临时加了几张活页。如此看来,确有整理的必要。

不承想到这一行动竟然有了超出本身的意义。一页页翻看,我仿佛重温,不,应该说检阅了一遍过往人生,以及我本子中这些人的人生。

十五年前,都是风华正茂的一群人,事业和家庭起步不久,谁能想到会有如此短促的人生。A君,从事房地产开发,从小到大,最后破产,再后来就是死讯。B君,局长,已届中年,仕途坦荡,美满之余,总觉缺憾,多方求医问药,终于再得一子,生命却在45岁终结。C君,领导,在官场几度沉浮却锲而不舍,某天突然晕倒,从此成为植物人,却把羞辱和麻烦抛给妻儿:二奶带着私生子浮出水面,争夺利益。

唏嘘之余,我把这些人画掉了。人固有一死,生死无常,那么生该怎样地生呢?从某种意义上说,给自己设定目标,就是给自己背上包袱。诚然,没有压力的人生是不现实的,但是绝不能压力山大,更不能把包袱转嫁给别人。

还有渐渐失掉联系的,如今不知所踪;还有曾经频频联系,打得火热,如今还能够见面,但是却连一个电话也没有的;还有偶尔见面,都有恢复联系的意图,甚至约好时间小聚,却终归没有联系的。

D君,相识时开办小厂为生,我们一见如故,并建立了家庭间的友好交往,有涉及法律事务,我尽心尽力地给予帮助,后来成为知名企业的老总了,就断了联系。我是念旧的人,曾给他打过电话,他很热情,但是隐含着某种骄矜。后在某个场面相逢,客客气气的,我就知道友情不再了。

E君,高中同学兼大学同学,当年铁哥们儿,毕业后天各一方,联系渐少,也曾想象着同学聚会时的亲密,然而见面之时竟然多出些许尴尬,各自的人生实在找不出共同的话题。只有谈起往事,才拉近距离,一时间欢声笑语。

本子里也有女性,但有些交往是不能够明说的。无论男女,谁没有几段情感故事呢?有的记忆模糊,有的还会在心底泛起涟漪。曾在某个暧昧的黄昏,突发再续前缘的冲动,岂料相对而坐时,却是颇感陌生,此后连QQ与微信都拉黑了。

到底有没有永远的情义?其实没有抱怨的必要。当某些条件发生变化时,彼此就成了过客,即使再度重逢,亦属两个世界。当然,某些失掉的东西,我也该检讨自己。至于男女私情,宜慎重待之,以免伤及家庭,影响事业。

特别是结下仇怨的,不可能保持联系了。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够化解,冤冤相报何时了呢?但是,化解之后,还能有进一步的关系么?我不确定。顺其自然,也许是个最佳的选择。

这些年陆续添加了一些人的号码,一部分是在工作中建立联系的人,与我同属一个社会层面,或是我这个层面能接触到的。呼兄唤弟的,但大多数的情况却是一旦失去了工作联系,也就没有了个人联系。一部分是亲属,有外地的和农村的,以前我是不记录他们号码的,他们动辄求助于我,而我对他们没什么需要。但是有两件事改变了我。一是年迈的父亲在漫长的住院期间,是这些亲属们毫无怨言地陪伴和服侍。一是在我事业陷入低谷时,真正靠近我、关爱我的,就是这些没有什么地位和权势的亲人们。一部分是文学圈子的人,是我近两年开始写作之后接触到的,没有利益可言,只有共同爱好,故呈增长态势。

人到中年之后,越来越看淡很多东西,转而寻找自己从小的志趣,胜于尔虞我诈,胜于整日绷紧神经以应对时局。宣泄、感悟、反省,弘扬正气,乐在其中,文学成了我孜孜以求的人生新动力。

不管电子信息如何在生活中普及细化,再过若干年,我想我还丢不掉这种纸质的本本,它能更加方便而清楚地勾勒出人生轨迹;我想我还会适时整理,从而整理自己的人生。

《圣经》里有一句话: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我决定废掉旧本,启用新本,以轻松而沉稳的步伐迈进新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