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善意响应的人

你是否认为能够识破他人的谎,看透别人心思的人,就是个聪明人呢?日本有一个威士忌的电视广告,名为「成熟的男人」。

广告一开始便打出两行字幕:「大街上有两个人,一个是骗人的人,一个是被骗的人。」剧情是这样的: 一个男人和他的朋友相约在酒吧见面。他坐在窗边等着朋友,刚好看见朋友从远处走来,并在途中停下脚步, 施拾一些零钱给路边一个乞讨的女人。当这个朋友走进酒吧时,他便取笑朋友:「你真笨!那个女人家里根本没有生病急需就医的小孩。」

原来那个女人专门骗别人自己的小孩生病,以博取同情,而诈取他人的钱财为生。「你连她骗人都看不出来,真是笨耶!」然而这个被骗的男人并不是回答:「什么!她是个骗子呀!」而是:「幸好!她的小孩不是真的生病。」

这个广告拍摄的手法相当高明。从事传播业多年的我,以专业眼光来看这个广告, 深深觉得它是一部非常细腻且发人深思的广告。因为这个广告并不是以那个被骗的男子为主角。

因此,当他说:「幸好!她的小孩不是真的生病。」时,摄影机拍的是那个戴眼镜、识破他人谎言、看起来有点冷漠的男子。

嘲笑完自己的朋友时,没想到朋友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被骗的回答,使他突然感到一阵错愕:「自己为什么那么可耻?这么肤浅?」被骗的男子不是主角。主角是另一个普通人一个喜欢识破别人目的、小心眼的男人。这个广告深奥的地方,就在于它传递一个信息:「别人不会朝邪恶的方向去想,而我却会。真的好丢脸、好可耻、好可悲。」

如果这个广告是由一个神圣的角色来宣导一些劝人向善的观念, 就一点都不值得细细品味了,只会让人觉得在唱高调。所谓戏剧,描述的就是人心不断变化的过程,剧中不断变换心境的人正是主角。他认为自己不会受骗,可以轻易识破别人的谎言。为什么他可以看透别人在想什么?因为他自己也会欺骗他人。我不是在宣导人不可以说谎,也不是叫你不能识破别人的谎言,只是希望大家仍能保有一份自觉的心。「这个人真单纯,连这种骗局也看不出来。我以前也曾经这么单纯过,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变得这么不单纯了。」你要有这种自觉之心。知道自己错哪里,才有重生的机会。事情都有一体两面。

你可以选择用善意的出发点来思考;也可以选择用恶意的出发点来思考。例如,我将自己写的书送给七百家企业的老板,当收到恶意的响应时,我会怀疑自己寄书给他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是当我得到好响应时,我还是很庆幸自己做了这件事。数量多寡不是问题,只要有一个人赞同自己,就值得了。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绝对不能以获利的比率来记算。如果我寄给一百万人自己的著作,却得不到任何响应,我想我还是会继续寄。我必须抱持希望,总有一天,我一定会遇到一个欣赏我的作品的人。

有「想要去做」的动机,这个人便能改变。做了之后会有什么结果,能不能和对方成为好朋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那颗不为目的,不求回报的心。不知你是否有相同的感触,有封mail中有一句话:「聪明的人喜欢猜心,猜对众人的心,却失去自己的心。」

这些年来汲汲营营于名利权势的追求,一路上面对不断的挫折与考验, 饮下跌倒伤痕流下的血泪,消化为走下去的动力。渐渐的,跌倒的频率变少,伤口也渐渐痊愈。

虽然还是会有逃不开的陷阱,只是再受伤,血泪亦无以往澎湃沸腾。曾经咒恨那些在路途上使我遭受挫折的人事物, 但现在,我是不是重蹈覆辙,变成那使人挫折的人。我不想以是非善恶来评定这些过程的对错, 只是面对眼前的我,有点寂寞,我不悲伤,只是也不快乐。

人一开始思考,生命便有了重量,烦恼与压力如影随形而至,再难有简单纯粹的快乐,或者毫无阴影的乐观。但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认同我的不完美,且相信自己的不完美或许正是别人渴望的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