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的镜头里有母亲

60岁的母亲从老家来帮我带孩子已经快两年了,几乎每个周末,我们全家都会带上宝贝女儿去逛公园。女儿天活泼,公园里玩的东西又多,我和妻子轮换着给不满两岁的女儿照相,常常是忙得不亦乐乎,生怕错过女儿难得的笑脸、俏皮的动作以及公园里的自然风光、人文景观。盘点一下,两年下来,女儿的照片、视频已经有很多了,妻说你空整理一下姑的照片,最好能把当时的情景记录下来,我觉得有意义也有道理,就遵命照办。

月上枝头的时候,我静静坐在电脑前,女儿一张张笑脸不断冲击着我的视线,我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陶醉在往日的天伦之乐里。这一张是在沪江公园照的,你瞧她多可,像个大孩子一样,还挤眉弄眼呢!这一张是在南洞植物园照的,小家伙还冲我们假笑呢!这一张……这样的温暖和快乐一直包围着我,我一边忙碌地为每张照片命名,一边在博客的日志里记录下当时的情景,我越来越感到我的孩子太幸福了,她幸运地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一个充满、温暖和关怀的家庭里,我一点儿不觉得累,兴奋地没有了睡意。女儿的照片一张张被我设计制作成电子相册,配上了好听的音乐,再加上我厚重的男中音配音,真是太美了!我不由得自叹一声:“女儿是我的杰作,这些好图也是我最优秀的作品。”当我被这一切熏染得恍恍惚惚的时候,一段视频让我犹如醍醐灌顶般清醒继而冷静下来。那是一段女儿在小区玩耍的录像,小家伙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冲镜头蹒跚而来,就在镜头断点的当口,我看见一只苍老的不完整的手,那是我的老母亲的手,她是怕我的女儿摔倒才伸出来的一把“扶手”。

我内心的安静与祥和顿时被打乱。我很仔细地翻阅所有的照片和视频,一遍又一遍,我打开所有的硬盘和文件夹,我没有找到母亲一张照片,哪怕是站在我们边上的。

我猛然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任泪水流成家乡的小河。

母亲是我们张家的童养媳,12岁就到张家,一手把我们兄妹3个拉扯大。春天母亲打猪草,一人喂养6头猪;夏天母亲扛麦秸,一人能扛两大捆;秋天母亲挑包谷,一人能挑100斤;冬天母亲捡牛粪,全家一冬暖洋洋。如今,雏燕纷飞,儿女们长大都各奔东西了,老母亲仍然留守在北方老家,固守那片厚重的黄土。现在,母亲老了,在儿女长大成人的时候老了,在孙子孙女慢慢长大中老了。我的记忆开始回到故乡、回到孩提时代、回到母亲身边,我试图寻找母亲温暖的胸怀和坚强的臂膀,试图触及母亲那充满温情的目光,还有煤油灯下母亲挑线缝衣的神态。我翻开那些发黄的老照片,在为数不多的照片里,我终于找到一张有母亲的照片。那是我10多岁的时候,村里来人照相,还带着少林寺的背景布。当时电视上正在热播电影《少林寺》,很多家境好的家庭全家拍好几张。母亲没有更多的钱,只能拍一张,那天父亲不在家,为了把少林寺的背景拍全,母亲让我们兄妹3人成“品”字形照一张,她站在边上,照片上我们兄妹3人笑得灿烂,母亲却袖手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我们。

看着这张发黄的旧照片,我再一次忍不住掉下眼泪。母亲啊!孩儿小的时候,你给我们照相,你却远远地淡出;孩儿们长大了,在给自己的孩子照相的时候,你却被遗忘在镜头的外面。我顿时泪如泉涌,妻子被惊醒,我把自己的心事给她讲了。

末了,妻说:“老公,咱明天带去昆明,多拍些照片,让她老人家高兴一下。”我说:“昆明就不去了,来云南两年了,还没有去过蒙自,我现在也在蒙自上班,就让她老人家到蒙自转一下,散散心。”于是,在凄冷的周末,我们陪伴母亲在蒙自街头吃小吃、逛南湖、看房子。一路下来,母亲笑得嘴都快合不拢了。回家,我把照片制作成《母亲蒙自写真集》,母亲看了说:“儿子你把你拍成大明星了。”我说:“,你本来就是我们家的大明星。”母亲一笑,转身又进到厨房里。

在感念母亲生养之恩的瞬间,我想起一首诗,诗中说:日子像走在常有风雨的路上/母亲在最前头/让一些为儿女遮挡风雨的雨伞给母亲/母亲又推给了我/啊!雨伞下的儿女/雨伞外的母亲/雨不再是雨/是上苍送给人间的一颗幸福泪。

母亲老了,在我们为自己或者自己的孩子照相的时候,不要忘了,让你的镜头里有母亲的身影。因为母亲会越走越远,唯一留得住母亲容颜的,就是那张经年累月在时间长河里浸染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