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需要绕指柔

打麻将,一到周末,别人家都是夫妻相聚,逛街,散步,甚至就窝在家里看电视,恩恩让她羡慕。

于是,她总在他要出去打麻将时,生气地甩脸色,或者知道他又在桌前摆起长城,就跟风而去,站在他身后,冷着脸,一直冷到麻友不好意思继续恋战。他于是学会对她撒谎,有时说朋友找他有事,有时说外地来了客户,需要应酬,有时说要去出差。这样的谎言,找来找去,总是需要理由,找理由,有时也害怕穿帮,也很辛苦。她就做这样不识实务的妻,面对他的恶习,针锋相对,然后,两败俱伤。他冲她吼,说不是找妻子,是找了个侦探,找了个管家婆。她也冲他吼,玩什么不好,玩到赌桌上了,家都被你败光了。

她不给他钱,一到发工资,就把他工资本上的钱都取出来,存在卡上,设了密码,他需要钱时,一样要找理由,干脆藏起了私房钱。

吵过,看着孩子,离婚的念头就如潮水,起了又落,但感情,总算是淡了又淡,再也无法回复到从前的亲密无间,再也无法说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可是,别家也有男人打麻将的,别家高高兴兴地玩,高高兴兴地聚,高高兴兴地过节,她却做了一个独守的女人,男人没钱,却有了自由;男人没钱,却有了钱以外的理直气壮和漠然。

她想不通,难道自己错了?女友说,婚姻不需要针尖对麦芒,需要的是绕指柔。

她于是学着去做,关心他的身体,在他迟回的日子,为他开着灯,为他等待。在他回家的时候,看着不曾熟睡的她,心里有了小小的内疚。

她也不需要管理他的钱,还给他钱的同时,只告诉他,这个家,需要一个管理的人。

看看上学的孩子,交着水费电费话费,去菜场买菜,他才明白,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她也不再跟踪,不再打电话扰他的兴致。不问输赢,只是在他生病的时侯,在他熬夜回来,咳嗽不止时,披衣为他拿药,为他倒水,告诉他,家需要他,孩子需要他,她需要他。

这个需要里,他看到了责任,他体会到自己的重要。

她的周末,洗衣服,整理家务,在他疲惫而归,看到焕然一新的家,知道她又忙了一天,知道她的周末远没有他快乐,知道她也有寂寞,心里的歉疚更深了。对她好,听她的话,他对自己说。

没有什么理由,他会有意识地在周末陪她散步,会在节日送礼物给她,会带她和孩子去外地旅游,一家三口,婚姻里的他们,感情渐渐好起来。在别人眼里,是多么幸福的一家。

温柔力量,远比发发脾气、义正词严要强势得多,她想告诉很多同样情形的姐妹,婚姻也需要练练绕指柔的神功,她想告诉更多朋友,在各种压力下,各种不和谐中,压住火气,放下姿态,心柔软,情温暖,才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