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名利更重要的

著名记者柴静在一次谈话节目中讲了一个她亲身经历的故事。

一次,柴静去北京市一所中学就青少年的家庭教育问题采访一位姓江的模范教师。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采访任务,只用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当柴静准备离开学校时,一个女学生跑过来告诉她:“柴静姐姐,你刚才采访的江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他得了癌症……”话没有说完,女学生就哽咽了。

柴静猛然意识到她的采访还没有结束,多年的采访经验告诉她,这是一个有价值的题材,想到这里,柴静拔腿返了回去。

看见柴静又返了回来,江老师憔悴的神色里露出些疑惑,说:“柴记者还有事?请坐吧。”柴静坐下后,犹豫了一下说:“江老师,您身体还好吗?”被柴静这么一问,江老师不由得怔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江老师望着窗外场上几个正在跳皮筋的女学生,慢慢地说:“我还行,身体硬朗还扛得住……”他的眼里分明闪着泪花。柴静虽不忍,但职业习惯还是着她继续问了下去:“您为什么不住院接受治疗呢?”

江老师欲言又止。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场上的女学生都向教室跑去。江老师隔着窗户用手指着跑在最后面的一个女学生,说:“那个是我女儿,她叫江珊,过几天要参加高考了……”柴静向窗外看时,一个欢快曼妙的身影一下子跃入了她的眼帘。“江珊孝顺、乖巧,”江老师望着窗外空空的场说着,“我不想让她因担心我而误了考试。”

柴静的双眼模糊了,她透过迷蒙的眼帘,看到了一个父亲魁伟的身躯里流动着的柔情,像一个休止符,无需太多的表白,就足以让人心碎。

柴静忽然想起了刚才那个女学生和她说的话,江老师的学生,同事都知道了他的病情,唯独他的女儿不知道,偌大的一个谎言就只为了她一个人!这难道不该成为一个节目吗?柴静合上采访笔记,其实她一个字也没有写,她觉得有理由把江老师的故事做成一期节目,不是为了得奖,而是为了感动。

辞别了江老师,柴静正要离开学校回去准备节目时,她在学校门口远远地看见一个女孩子独自蹲在一个角落里哭泣。那不是刚才场上那个欢快的身影吗?是江珊,江老师的女儿!

柴静走到女孩的身边,递给她一块手帕,说:“你是江老师的女儿吧?有什么事和姐姐说说,我帮你。”江珊抬眼看了她一下,过了片刻说:“我爸得癌症了,我知道他不想让我知道,我也装着不知道,可这装得太难了。”江珊抹着眼泪说,“柴静姐姐,这件事只有你知道,你要替我保密,等考完试我就带爸爸去医院。”

柴静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她径直回到了单位,她没有报节目,只是打开日记流着泪,记下了两个又甜又酸的秘密。在所有的名利面前,是可贵的,而对的呵护又显得尤为难得。柴静舍弃了凭借节目得奖的机会,而只是为了呵护两个人默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