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火快炖

最近老有人要给我相亲。我小时候正流行自由恋,“相亲”这名词有点损人的意思,意指双方或某方条件上有些问题,试车容易出状况,不如直接到交易阶段,一翻两瞪眼。大约是对于中国人而言,结了婚,也就认命了,不轻易退货。有什么不习惯的,久了,也能渐渐相安无事。或套用冯小刚导演的名言,婚姻就是将错就错。

其他人听到这个说法时会有什么感觉我不好想象,我只知道,当我听到“相亲”两个字时,确实心生畏惧。怎么我就直接到了摊条件的阶段了?

但朋友说得对,我的工作环境能接触的人实在有限,加上自身不出门走动、不交新朋友,年龄也过了“只在乎曾经拥有”的漫期,如果不打算“孤独了此残生”,也许,相亲是个很实在的方法。

家人从不对我的感情生活有任何干涉,他们认为一手拉扯长大的我,必然会有好的归宿。更何况,我的父母很早离异,他们可能觉得自己不算婚姻价值的代言人,有点理亏,不便给我太多意见与压力。

但前几天的家庭聚会,不知是谁鼓起勇气开了这个话题,竟然引发热烈的反响,认真讨论起我的归宿。我才知道,家人再“过尽千帆、看破红尘”,还是躲不过婚姻带来的紧箍。婚姻制度的设计真是太神奇了,很少人相信它能永保安康,但所有人都认真信仰,轻易不敢挑战。

我依旧故我地说“抛橄榄枝的人很多,就是没碰上适婚的对象,急不得也”。

这个答案太应付,混不了事,他们于是开始个案分析,把我过去现在的情感经历一个个评估,结论还是相亲好。

我说:“就算相亲也得花时间互相了解……”我亲的祖母开始说起了她的理论。

她说——

以前的人,没认识多久,就结婚了,然后心也就定了。像烧一壶开水,也许没马上沸腾,但愿意持续地维持一种常温。而现代人,一认识,就马上把水给烧开,沸腾,得死去活来,没一会儿就烧干了。现在还有一种,双方强调追求自我的空间,心想,结婚是迟早的事情,这一拖,水凉透了,再也升不了温了。

说实在的,我听完,觉得蛮有道理的,但我想的完全不是相亲的事儿。我脑中的画面都是,嗯……如何能将一壶水细心耐心地保持着温度,的确不易。

我从没见过我祖父母天天把挂在嘴边,但他们着实大半辈子互相扶持、相互依靠。我认识一些夫妻朋友,并不用天天腻在一块儿,却踏踏实实挂记着对方,那是持久的温暖。

婚姻大概本应是如此……但我这门外懂什么呢?

关于婚姻,在没戴上那婚戒前,是不会真正明白的。当下我不需要研究婚姻,只需好好看着我那壶水,等着一个好人来帮我点上火。记得啊,小火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