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似道场,相让是禅机

就在冬天来临的时候,我们大战了起来,战火竟烧到了婚姻的眉。这缘于给老家表妹结婚的份子钱超出了预支,其实我已经后悔了……

可我没想到,他居然说我太虚荣!房奴的生活已经让我感觉很委屈了,我不戴钻戒、不穿貂皮,甚至买把青菜都从菜市场的头走到尾,这样的女子算虚荣吗?

吵到最后,我说离婚吧。他居然说:那我好好想想。

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毕业四年后我们才奔赴到一个城市,为了我,他放弃了保研;为了他,我拒绝了升迁……无论是时间的迁延还是空间的阻隔,以至于世事的各种诱惑都没能拆散我们,现在,却让这些生活的琐事把我们的情击得体无完肤,我不甘心!

可如果真离了,我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再婚了,因为毕生的情感早已透支与他,那就削发为尼吧。

不知不觉竟走进了一个佛教论坛,往日的欢就如幻灯片般在脑海闪现,泪打在键盘上,我觉得自己没有办法了却尘缘……

将这些烦恼零星地透露给对面的禅师时,荧屏对面的他微微一笑:你确定自己他吗?

我回答得毫不犹豫:确定,这辈子我再也不会拿出他的激情去别人了。

禅师轻轻地回:他,就让着他点。

凭什么呀?凭什么凡事要我迁就他?禅师居然也不烦,再次对我微微一笑:少一点执著心,莫等到你们尘缘虚化的时候才懂得相亲相让,太晚矣。相让即相

相让即相!这句话如醍醐灌顶,一下子警醒了我……

关掉电脑,我立刻给婆婆打电话:,你跟爸准备一下,冬天来我们这里住吧,这房子也算是你们买的,装完了总得过来瞅瞅吧。

你看,在这之前,老公曾提议:这房子掏空了我父母一生的积蓄,等装好了,就让他们来过冬吧,你也知道爸都是有风湿病的,北方的冬天多遭罪呀!

老公你真聪明。我竖着大拇指夸奖道:难道我的父母是南方人吗?我爸拿的是半生的积蓄?

此问题就这样被搁置。可今天,我悟到事情本不该这样处理。

婆婆接到电话在那边感动得直哽咽:知道了,知道了。隐约却听到公公的低语:不去,不去,别给孩子添麻烦。

晚上老公回来的时候,我郑重地要求跟他谈件事,表情庄重,语气严肃:我已经托人在老家那边给爸订火车票了,下周估计就来咱们这住一段,我必须在离婚前尽尽孝心。

来劲!你还真要离呀?但这会儿让爸来,我装不出高兴的样子,你别怪我。

我当儿媳妇的都能装出来,你凭什么装不出来?

啊,老婆,你是要我爸来呀?

斜睨着他,我的目光里满是挑衅:怎么?有意见?有意见也要让着我。

老公高兴得一把将我抱起,不择区域地狂吻:没意见,没意见。

被他抱得有些疼,我竭力挣脱,老公依如往日般诙谐:不!这么好的媳妇一撒手就没了。

烦人!我软软地瘫在他的怀里娇嗔。想,这就是幸福吧!原来让他多一点就是他多一点。

晚上,老公再次打开电脑时,我本能地要张嘴训他,又马上自动闭嘴了,然后洗脸、刷牙,并且给他倒泡脚水……

这时老公诡秘兮兮地叫我,原来,他点开的竟是我喜欢的韩剧,不但不讥笑说韩剧落了十来集还能补上的话,而且还陪我一起哈韩。

看过韩剧,“啪”的一声,他关掉了电脑。我惊诧得很,惊的是电脑居然是他自己关的,诧的是我怎么没有去切电源?

后来,因为婆婆的到来,我们更加的收敛了许多不良习。比如,他上厕所的时间明显缩短,原本他习惯蹲厕所看书,要上班的我等得心乱,我也不敢当着公婆的面总指使他做事,他更是在吃饭前要先把我请上桌,我也会在给他倒泡脚水的时候记得带块磨脚石头……俨然,我们已变得更加的恩

如果把婚姻比作双方修行悟道的道场,那么彼此相让就是其中的禅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