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太阳

一个多月前,我打电话回家,是父亲接的。我告诉他,我可能不久后会回老家一趟。父亲听了很高兴,激动地说:“是吗?好啊!你天天念叨着你,我们都盼着你回来。”

听了父亲的回答,我不觉有些惭愧,自从参加工作后,由于种种原因,我很少回家,虽然我生活的地方离家乡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但一年到头,除了逢年过节,我几乎没有回过老家,倒是父亲和母亲不辞辛苦,常常隔三岔五地给我带些家乡的土特产来,顺便看看我和妻儿。

这次回家乡其实没有别的事,主要是我买了一辆轿车,一则为跑磨合,二则想开回家让父母高兴高兴。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农民,父母辛苦了大半辈子,还没坐过一回轿车,我试图以这样一种方式回报父母,让他们在村邻面前荣耀荣耀。

连接我家和镇上的是一条崎岖不平的土路,对于这段路我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每逢下雨天,泥泞不堪,很不好走,多少年过去了,这条路始终没有多大的改观。可是,当我驶入这段让人望而生畏的乡村路时,我惊奇地发现这条马路变得平整了,虽然路仍然是土路,但那些坑坑洼洼的地方都被人铲过,或是填平了,路面还铺了一层薄薄的细炭渣。这真是雪中送炭,我暗自感叹,自己的运气太好了。之前我还担心路面太差,会对我的车造成损伤,现在看来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

到了村口,父亲和母亲早早就迎接在了那儿,其中还有不少来看热闹的村民,我一一向他们敬烟并问好。随后,母亲关切地对我说:“开了这么久的车,你一定累了,赶紧回家休息休息。”

到了家,父亲给我泡了一杯茶,说了一句路上还顺利吧,便像往常一样躺进了厨房里,留下我和母亲在堂屋里拉家常。父亲向来没有多少言语,他非常我,却又不知道如何跟我沟通,所以我每次回来他都主动下厨,为我弄些好吃的。闲聊了一会儿,我好奇地问起母亲:“这路是谁修补的,怎么变是如此平顺了呢?”

母亲轻描淡写地回答说:“这还有谁?当然是你爸爸了,他知道你要开车回来,最近这段时间他丢下手里的农活,从早到晚地在那条路上忙碌着,我不让他干,他还跟我急,忙活了大半个月,总算在你回来前,把那些坑坑洼洼都弄平了。昨天,你爸见天气转,害怕今天下雨路上打滑,还特地去买了几车炭渣倒在路上。”

听了母亲的诉说,我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似的,心里涌起一股酸酸涩涩的味道,眼眶里的泪水不住地打转,我没想到自己回乡这么一件小事,到了父母那里会掀起如此大的波澜。我突然起马克思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还有什么比父母心中蕴藏着的情感更为神圣的呢?父母的心,是最仁慈的法官,是最贴心的朋友,是的太,它的光焰照耀、温暖着凝聚在我们心灵深处的意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