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噪音里的母亲

母亲是一个特别静的人,尤其是在睡觉时,不能受到一点声响的打搅,否则就易失眠。

以前,母亲一直住在乡下老家,村子里的白天夜晚都特别安宁,因此她习惯了在这样的环境里入睡。我很小时便知道母亲喜欢清净,所以,不敢在她睡觉时发出喧哗声,更不敢轻易去打搅她。

母亲睡觉时静的这一特,保持了很多年,直到来到我这儿。

我的新房正好位于城市两条主干道的交叉口,一天到晚都是车流不断,喧嚣不已,晚上的光污染也很重,窗外的灯光亮得如同白昼。

我知道这样吵闹的环境,母亲自然是受不了,于是便事先给她卧室窗户安了加厚的双层隔音玻璃,还挂上了一层厚厚的隔光窗帘。我想,这样便能有效地阻隔掉外面的噪音和灯光,让母亲睡得能安稳些。

但母亲晚上睡觉时却不愿意关窗户和拉窗帘,理由是:“窗户关起来,一点风都进不来,太闷了。”

夏天来临时,晚上卧室里热得很,可母亲却不愿意开空调,说空调吹出来的冷气让她不舒服。其实,她是觉得开空调费电,勤俭、朴素是她一贯的秉

“不开会热坏您身体的!”我坚持让她开。

“哪有这么娇贵,我在老家过了几十个三伏天,也从没用过空调呀!”母亲反驳。“可城里比老家热呀,左右邻居都开,他们的空调外机会将热量全都排到我们家了。”我摆开事实,想让母亲清楚这个道理。

可母亲到底还是坚持不开空调,再热的夜晚,她也只是拿着那把从老家带来的蒲扇,给自己扇些风来,她说:“扇累了,困乏了,自然就能睡着,睡着也就不知道热了。”

一天晚上,我走到母亲的卧室边,一打开门便是一股热,让刚从空调房里出来的我,十分不舒服,但我发现母亲居然睡着了,睡在很大的噪音和一股股热之中。从窗外射进来的灯光,毫不留情地打在她瘦弱、单薄而又苍老的身上。我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母亲那么一个睡觉静的人,居然改变了一辈子的特,变得不在乎喧嚣,不在乎嘈杂,不在乎黑不下来的夜晚,更不在乎扑面而来的闷热,就这么慢慢地睡熟了……母亲,她是真累、真乏了。

我想,母亲肯定向往乡下老家的宁静,渴望回到那个没有喧嚣车流、没有刺眼灯光的乡下,过安安静静的晚年生活。但她却从未开口提起想回去的话题,母亲是明事理的人,她深知,自己来这里是有任务要完成的。她的到来和不离开,将能极大地帮托儿子一把,让辛劳一天回到家的儿子,不必自己动手做饭,一回来就能吃上一顿现成的热腾腾的晚饭。她更知道,正因为她的存在,儿子早上才能多睡会儿,不必自己早早起来做早饭,更不必去外面吃又贵又不太健康的早点。

母亲更知道,有她在,儿子便能一门心思地忙自己的工作和事业,毫无牵挂……

我想,天下有无数这样的母亲,为了子女,人到老年却不得不背井离乡,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故土,漂泊在陌生的城市里,带着大半辈子的乡土气息来忍耐城市里的新生活,她们善良而勤俭,并极具坚韧,如同我的母亲,再热的天,再吵的环境,她也能着自己忍受住,强迫自己合上眼睛,睡在一片喧嚣吵闹之中。

睡在噪音里的母亲,她知道不能为了让自己好过,就撒手不管,独自回到熟悉、舒坦的乡下去,她是在为孩子做最后无悔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