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的舞蹈

五个月以后,宝宝每天都在我的子宫为她筑建而成的小床上欢快地起舞。最初的那种胎动,真的像一只蝴蝶在悄悄起舞,以至于我都不能够确定那是否可以被称之为胎动。我的肚皮在我清晨睁眼醒来的时候,就跳啊跳。或者在我愉悦地读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开心地大笑时,她都会配合我的心情,适时地起舞。

书上说,宝宝已经开始学会练习吞咽了,偶尔还会偷尝一口自己的尿液或者羊水。于是想象之中,她便像一条住在深海里的鱼,或者一个自由来去的小龙人,当我听音乐的时候,她也在听,只是那种声音,隔着深深的海水,是遥远的,好像从一个深山里传出来的。她会好奇地倾听那种歌声,并盼望着快快地长大,出去看一眼那个奇妙的世界。当我受了噪音的惊吓的时候,她也如一只惊慌失措的小老鼠,迅速地躲藏到自己的床上去。

睡眠因此而受到影响,几乎每天夜里,都会醒来,看着窗外的天光胡乱想一些心事。这个时候,我也能够感觉到宝宝醒过来,似乎要陪着我度过这漫漫的长夜。这当然不是我所期望的,我担心她将来出生后,也会以“夜啼郎”的模样,让我夜夜为她失眠。所以这个时候,我会因为宝宝的踢动而觉得孤独,并生出烦躁,一边希望快点入睡,让她形成一个良好的习惯,一边又翻来覆去,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好的入睡姿势。

而今宝宝已经大得让我照镜子时,会微微地叹气,因为我所吃下的饭菜的营养,基本上全在肚子上了,我的身体的其他地方,未见发胖,所以这凸出的高峰,便让我觉得不好意思。甚至我的肚脐也凸出来了,我抚着这一片神奇的土地,又羞涩,又惶恐,又好奇。而每天晚上睡觉,我总要好长时间,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姿势入睡。其实也只有平躺一个姿势,能让我安睡,尽管,这的确不是一个好的姿势,据说会压迫到宝宝,而且越来越大的腹部,也让我觉得憋闷。我的肌肤紧绷得厉害,那里很硬,我想象不出宝宝在里面怎样游来游去,这让我在抚摸她的时候,也带着一丝的犹豫和尴尬。

所以我在胎动时的抚摸,也是带着不安的。我起初在胎动的时候,只是看一眼腹部,并想象宝宝在那里的起舞。后来我发觉,当宝宝频繁跳动的时候,我把手放在腹部,她会立刻安静下来。她似乎在跟我捉迷藏,不让我感觉到她,但我也更愿意理解为,她因为我的抚,而觉得温暖,因此一下子融化了,柔软下去,乖乖地不再调皮,只闪烁着一双眼睛,可的兔子一样,隔着肚皮安静观望。

我看了许多书,知道一些胎教的知识,或者如何用掌心抚,能够让胎儿感觉舒适,并增强在母体之中的安全感。可是不知我天不太温柔,还是我本质上还是个孩子,无法对另外一个孩子给予言语的安抚,就像我从来不知道如何劝解一个哭泣的人一样,我在面对腹中宝宝的舞蹈的时候,竟然不会顺其自然地给她“甜言蜜语”。

每晚临睡前,宝宝习惯地踢腿伸腰,我便理解为她累了乏了,我会对她说,睡吧睡吧。我还会看一则童话故事,就当是渡宝宝到梦幻中的世界。我还会对她说:等你出生了,一定要让你养成睡前看一会书的习惯,这样你就会觉得一天是有意义的,没有空度的。而清晨醒来的时候,我也会对还在沉睡中的宝宝说:快快醒来吧,小懒虫,以后我可不希望你像你属猪的父亲那样,懒成一个永远睡不够的小猪,甚至吃完饭立马就能在沙发上躺下睡过去。

宝宝的踢踏舞跳得越来越有力了,这说明她有非常健康的手脚;小孩子的手和脚,是多么可啊,它们那么那么小,小到放在手心里,觉得心都要融化掉了。而世界,就用这样的让人心生怜的小和暖,来让我们成人,感知生命的奇妙和珍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