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边,50米

男孩17岁,女孩15岁,一所中学里读书。女孩喜欢跑步,傍晚的场上,金色的夕下,总会有女孩灵巧甜美的身影。女孩黑色的头发泛着光泽,马尾辫在空中欢快地荡荡悠悠,也在男孩的心中荡荡悠悠。

男孩因为女孩喜欢跑步也喜欢上了跑步。男孩总与女孩保持一段距离,女孩身后,左手边,50米,刚刚好能隐约看到女孩柔美的侧脸。男孩的耳朵里塞着耳机,一边听着歌,一边轻轻地哼唱。男孩听的歌来来回回只有一首——王洛宾的《在那遥远的地方》。男孩哼唱的,一遍又一遍,也只有他心撰改的几句歌词:“在那50米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她那粉红的小脸好像红太,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每天她的马尾辫轻轻荡在我心上。”

男孩与女孩其实很熟悉,像左手和右手,像自家的兄妹。两个人从幼儿园开始就同校,直到现在。他们住得很近,只隔了一条胡同,从小一起玩,一起去学校。那一年,女孩和男孩突发奇想,用红线丈量两家之间的距离,女孩的家在男孩家的左手边,刚刚好50米。女孩的脸红扑扑的,美丽动人。男孩的心突突地跳个不停,似乎从那时起,男孩才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可的女孩。

这份喜欢是悄悄的,男孩认为女孩还小。其实女孩对男孩一直都很好,很依赖。心事讲给男孩听,有好吃的总会给男孩带一份,男孩生日时,她还送了一瓶自己折叠的幸运星。

荏苒时光,转眼,男孩要去北方读大学了。男孩很不舍,向女孩告别的时候,女孩笑嘻嘻地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等着我,明年我去找你呀。

男孩不能和女孩一起去学校,不能再看着女孩跑步了,便常常给女孩写信,每天都写,总有说不完的话。而每次他都会在信纸的右下角署上:左手边,50米。

一年后,女孩果然也考上了北方的一所大学,同在一个城,相距不远。男孩很高兴,常常去看望女孩。女孩依旧保持着多年的习惯,傍晚时跑步。男孩也保持着多年的习惯,隔着一段距离——左手边,50米,欣赏女孩的美。

男孩始终未曾表白心意,他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可是他又怕女孩拒绝,倘若拒绝了,也许以后连这样轻松愉快的相处时光,也不会再有了。

又过了一年,男孩终于鼓起了勇气,在女孩生日那天,买了一大捧玫瑰花去找女孩。女孩在场跑步,男孩远远地就看到了。可是女孩跑到一个穿着白色T恤衫的男孩面前时,停了下来。白色T恤衫的男孩笑着一边递给她水,一边亲昵地给女孩理散乱的头发。男孩蓦地一惊,玫瑰落在了地上,男孩黯然失落地悄悄走了。

回去后的男孩,在宿舍的楼顶上坐了一夜,男孩不相信就这样与女孩永远隔着距离了。第二天,他又去女孩的学校找女孩。这次,他那燃起的希望再次熄灭了,女孩的的确确与白T恤衫男孩在一起。男孩想去责备女孩,可是又有什么理由呢?那是她的自由呀。

男孩很少再去找女孩了,倒是女孩依然像以往那样对他。他不来,她就去他的学校看他,有时还带着那个白T恤衫男孩。后来,男孩就以要考研,功课忙,推脱不相见了。

男孩真的就把所有的时间花在了考研上,伤心失落的情绪慢慢地湮没在紧张的备考中。男孩很优秀,却故意报考了一所南方的名声平平的学校。

男孩研究生快毕业的那一年假期,回到了小城看望父母。男孩自然地想起了女孩,又何曾忘记过呢?他们起先一直联系着,不打电话,总是写信,女孩写得多,署名上她也像他一样写:右手边,50米。信里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他只是寥落地回了几次。他希望女孩幸福,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去打扰她。

男孩沿着那条他和女孩丈量过的路径,慢慢地走着,曾经的那些往事一下子都涌了过来。男孩正在独自出神,突然一抬头,看到了那张熟识甜美的笑脸。男孩使劲眼睛,天下真的会掉下林妹妹吗?

女孩只是静静地望着他笑。此时的女孩早已经毕业了,回到了小城上班。男孩问起她的白T恤衫男朋友,女孩一愣,转而又笑了,说,那是我表弟呀。

男孩恍然大悟,又想哭又想笑,嗔怪女孩,你怎么不早说呀?

女孩故意生气说,你怎么不早问我呀?

男孩笑了,拉起女孩的手,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们终于没有了那50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