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拧着太阳的方向

两岁时,他的父母婚姻破裂,他跟随母亲在印度尼西亚生活。十岁时,他回到夏威夷读初中。上了初中后,他变了,和同学越来越格格不入。他实在瞧不起自己的同学,就连处得非常要好的海兰特、莱恩也再入不了他的法眼,他嘲笑他俩已平凡到庸俗的地步了。同学们私下都说他脾气古怪,难以相处。三句话不到,就话不投机,火药味十足,甚至有两次他差点和同学动起手来。海兰特和莱恩起初好言好语劝他,让他融入同学圈中,不然会很孤独,可他根本听不进去。劝到最后,他居然甩下一句:“你俩也走吧!让我一个人从此安静下来,你们永远都不会明白,这个世界上,伟大的人都是孤独的!”言毕,拂袖而去。

在大家说“东”的时候,他偏不,拧着大家,大声喊“西”,生怕有一个人听不见似的。虽然,有时候他心里也认为是“东”,但偏反着来。大家笑他逆反心理严重,他眼一翻,说大家是全体逆反,接着话锋一转:“海兰特、莱恩你们俩就是跟屁虫,盲从,没有一点个。”渐渐地,没有人愿意和他玩了,最后海兰特和莱恩也先后远离了他。他成了孤家寡人。

不知谁告诉了班主任吉娜,那是一个有着良好修养的优雅女人,头发黄灿灿的,杏眼含笑。那天傍晚,吉娜将他喊出了教室,让他陪她在校园里散散步。校园一隅,有一小片向日葵正灿烂开放,巴掌大小的花盘在光下闪着金黄的光泽。吉娜停下脚步,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她指着那片盛开的向日葵,说:“你瞧那些美丽的向日葵,从早晨开始,它们就面朝太。不管太怎么移动,它们始终向着太的方向,毫不含糊。”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那片向日葵开得正旺,可他不明白吉娜老师为什么对他说这些。

吉娜似乎没有看出他的疑惑,语调不紧不慢:“现在快夕西下了,你看,那里面有没有一朵背离太的方向?”吉娜老师和颜悦色。他从来没有真正端详过向日葵,他只是从书本里知道,向日葵之所以享有此名,就是因为它们在生长的过程中,始终朝着太的方向。现在,吉娜老师这样问他,他的目光开始仔细地搜索着,似乎期盼着能够找出一朵例外,来推倒书本迷信和吉娜老师的说法,然而,他失望了。

“不会有一朵例外。”吉娜似乎猜到了他的心理,循循善诱:“你可知道,它们为什么步调一致,始终向着太的方向?”这,他还真的不知道。他摇了摇头,认真地盯着吉娜老师的眼睛,迫切地想知道问题的答案。

“那是因为,向日葵的部含有一种奇妙的植物生长素。这种生长素对光很敏感。一遇光线照射,它就会跑到背光的一面去,刺激背光一面的细胞迅速繁殖。所以,背光的一面就比向光的一面生长得快,造成向日葵产生向光弯曲,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向日葵始终向着太的原因。”吉娜老师懂得可真多,他想。但他还是不明白,吉娜老师为什么要给自己讲向日葵的向光。吉娜老师温柔地望着他的眼睛:“对那些向日葵来说,它们朝着太,就如同面对真理。”她顿了一下,“那可不是盲从,也不是随波逐流。”他的脸开始有了火辣辣的感觉。

吉娜摸了摸他的头,说:“如果有一朵梗着脖子,拧着太的方向,那最终受伤的是它自己。到了收获的季节,其他向日葵都籽粒饱满,只有它这一朵瘪瘪的,一无所获。人与人相处也是这样,我们都得学向日葵的立身处世之道。孩子,不管什么时候,可别拧着太的方向!”她的话像和风细雨,吹拂着、滋润着他的心灵,他忽然有了一种大彻大悟的复苏感。夕下,吉娜老师真美,她金黄的秀发和葵花融为一体,金灿灿的,闪着迷人的光泽。他的心里有一种冲动,他真想大声呐喊,他要去找海兰特、莱恩他们,他要给他们讲述向日葵的故事……

那个傍晚,吉娜的话滋润了他,改变了他的一生,他一如儿时戏言,真的成为了今天美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人物,但他并不孤独。他,就是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裔美国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