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品”里的温情

熬了7年,终于要搬出这个蜗居了,我对老嚷嚷道:“咱换了新家,这些古董家当就得该换的换,该扔的扔,值钱的打包装箱。再去搬家公司找几个手脚麻利的搬运工就一切0K了。”

在一旁瞪了我一眼,我知道她老人家舍不得,但我此时满脑子都是对新家的憧憬,也就没心思和她老人家争论了,但心里却暗暗拿了主意,我可不想用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塞满新家。

今天,趁着老不在家,我抓紧时间在家里进行大“清洗”。在老保管的一个大箱子里找到了几百个五颜六色的玻璃球,还有一个老掉渣的瓷制小鱼缸,一个指针都有些歪斜的老闹钟,我小时候最喜欢戴的红色的小围巾,小时候没来得及穿就小了一号的鞋……我摇着头,边感叹着老的“会过”,边把这些东西通通装进垃圾袋,放到楼道里,待扔。

接着又搜罗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也都甩到门外,我真不知道老平时是怎么保管这些东西的!这么个小地方,竟然收藏了这么多的“宝贝”,我拉开一个旧式的三斗柜最下面一层屉,左手边叠放着几个绣着杜鹃花的枕套,粉红色的布料已经洗得有点发黄了,枕套的边缘甚至还有几个小补丁,不用考虑,扔!右手边放着一个老式的黑皮包,我连想都没想,扔!但是拎到手里却又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打开一看,却吓了我一大跳,原来里面是全家的户口簿和房产证,我庆幸的同时又有点责怪老,这些重要的证件怎能随随便便放在这里?我在包的内侧又翻了翻,在最里面是一个特大号牛皮纸信封,我自己叨咕着“什么东西藏得这么严密?”打开一看,里面是几个小日记本和一些用书钉订在一起的信笺,有的纸片已经泛黄。翻开,小日记本里是一行行东倒西歪的铅笔字:“,你都出差好几天了,我真的好想你,但今天晚上就能见到你了,真高兴!想你的女儿。12月14日早上7点。”“今天给我买了好多的玻璃球,我太开心了,1月14日上午。”……

打开那些订在一起的信笺,都是我这些年断断续续写给的。

,我周五下午就能回来。我想吃你做的水煮肉片。周五见!回家拿生活费的馋猫女儿。”

“老,打个电话就成了,干嘛老是催着我写信呢,回家聊……您的孝顺女儿。”

我一页页地翻着,日记和信笺背后的一幕幕,纷纷地浮现在我眼前:那小闹钟,是老怕我上学迟到,积攒了好长时间的钱给我买的;那小瓷鱼缸是老给我的5岁生日礼物;那些玻璃球是我小时候的最

本以为我扔掉的都是一些废品,然而这些看似没用的东西,却收藏着老对我点点滴滴的。把这些东西串连起来,就是我从小到大的历程,老将这些我儿时用过的东西,宝贝一样地收藏着,她把这些作为对女儿的一种纪念,在她眼里,女儿的一切都是她最牵挂和最珍惜的。想着一直对我的,我突然想哭出声来。

我又将那些扔出去的东西规规整整地捡回来,用抹布轻轻地擦拭,感受着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母的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