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他过得好

我在一家照相馆上班。一天中午,在我们附近捡破烂的那位老人进来了。

她有点紧张地说:“我要照相。”然后径直走到镜子前,用手梳理着她的头发,整理她的衣服。

良久,她终于弄完了。我让她坐在椅子上准备照相。她努力地挤出笑容,样子很是紧张。我安慰她:“自然点,多点微笑就可以了。”我举着相机,正准备按下快门的时候。她突然跳起来,说道:“等一下,我差点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说着,她把手伸进衣袋,拿出一副眼镜,小心翼翼地戴起来。

大约过了两个星期,老人又来了。她拿出上次照的相片,说那些相片不是很理想,她想重新照。我有点不悦地说:“为什么不是很理想?本来你就长得这样子啊。”她尴尬地笑了笑,说:“上次我没准备好。”说完,她又走到那镜子前面,慢慢地梳理着她的头发,并且掏出一盒粉,仔细地扑在脸上。接着,她居然拿出一支口红,慢慢地涂在干裂的嘴唇上,然后才正襟危坐地坐在椅子上,戴上眼镜。

照完相后,我终于忍不住好奇心问:“你这些相片,有什么重要用处吗?”她非常骄傲地说:“很重要!我儿子叫我寄给他的。我儿子在北京上班。”我看着这个一脸幸福的老人,继续问:“那你儿子为啥叫你寄相片过去呢?”她继续幸福地说:“我儿子在北京找了媳妇,人家父母都是大学教授,知识分子。我儿子和那姑准备结婚了,所以他叫我寄张相片过去,给女孩子一家人瞧瞧。”这时,我有点懵了:“你儿子结婚,他不带媳妇回来给你瞧瞧吗?或者叫你上北京瞧瞧?”老人连连地挥着手说:“使不得,使不得!像我这种乡下人土里土气的,上北京去,不是给儿子丢脸吗!万一人家嫌弃我是捡破烂的,那……那我儿子一辈子的幸福不是毁在我的手上了吗?”

“所以你照相时特意把自己装扮起来,好让女孩子的家人以为你也是知识分子?”老人笑着点点头。“可……可你能瞒一辈子吗?”我好心提醒她。老人笑笑说:“其实……其实不用瞒很久的。因为前不久我被查出得了胃癌,是晚期。医生说,我活着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我惊呆了,眼前这个满脸幸福的老人,怎么看也看不出是个癌症患者。当她想到儿子幸福的时候,她的癌症似乎显得微不足道了。“那你把病情告诉你儿子了吗?”“我为什么要告诉他?”老人直愣愣地看着我,说:“他晚一天知道,他就多快乐一天,这也许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只要他过得好,就好。”

我的心被狠狠地扎了一下,我为她感到心痛。她为了儿子辛苦了一辈子,即使在她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她想到的依然是儿子,可她的儿子却全然不知。

“这次,你一定要好好帮我洗这些照片。”老人再次叮嘱我。

次日,老人来取相片,可她看着相片,依然皱着眉头,似乎还不是很满意。老人自个念叨道:“还是看得出满脸的皱纹和黝黑的皮肤,不像个知识分子。”最后,她近乎哀求道:“难道不能再把相片处理得更干净、白皙一些吗?”望着老人难过的表情,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尴尬地说道:“只……只能这样了。”

老人拿着相片怏怏离去。望着老人失望的背影,我的眼眶噙满了泪水。我知道即使把她手中的相片再怎么处理,老人也不会满意的。因为,作为母亲的她,总是想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儿子。

其实,我完全可以通过电脑技术把相片处理得干净白皙,看起来比一个知识分子还知识分子。但最终,我还是让皱纹留在了老人的脸上,让老人的皮肤还是黝黑的。我欺骗了这位伟大的母亲,因为,我要让老人的儿子知道,他的母亲真的已经老了,现在,他应该尽点做儿子的孝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