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清代散文名篇集粹 >

与嵇匡侯书·翻译(清)金人瑞

【回目录】

同学弟金人瑞顿首:弟年五十有三矣[1]。自前冬一病百日,通身竟成颓唐[2]。因而自念:人生世间,乃如弱草,春露秋霜,宁有多日?脱遂[3]奄然终殁,将细草犹复稍留根荄[4],而人顾反无存遗耶?用是[5]不计荒鄙,意欲尽取狂臆所曾及者[6],辄将不复拣择,与天下之人,一作倾倒[7]。此岂有所觊觎于其间[8]?夫亦不甘便就湮没,因含泪而姑出于此也。

弟自端午之日,收束残破数十余本,深入金墅[9]太湖之滨三小女草屋中。对影兀兀,力疾先理唐人七律六百余章,付诸剞劂[10],行就竣矣。忽童子持尊书至,兼读《蒹秋堂五言诗》[11],惊喜再拜。便欲挐舟[12]入城,一叙离阔。方沥米作炊,而小女忽患疾蹶[13],其势甚剧。遂尔更见迟留。因遣使迎医,先拜手上致左右。

夫足下论诗以盛唐为宗,本之养气息力,归之于性情,旨哉是言[14]。但我辈一开口而疑谤百兴,或云“立异”,或云“欺人”。即如弟《解疏》[15]一书,实推原三百篇,两句为一联,四句为一截之体,伧父[16]动云“割裂”,真坐不读书耳。足下身体力行[17],将使盛唐统绪[18]自今日废堕者,仍自今日兴起。名山之业[19],敢与足下分任焉。

注释:

[1]“弟年”句:金圣叹被杀于1661年,时55岁。可知此信写于1659年。[2]颓唐:衰弱。[3]脱遂:假使就此。[4]将:尚且。根荄(gāi该):根须。荄,草根。[5]用是:因此。[6]狂臆所曾及者:主观妄想所涉及到的。金圣叹指用自己的标准选中的唐诗。[7]一作倾倒:一起为之心折、叹服。[8]“此岂”句,准道我评点这些书还有什么追求名利的企图吗?觊觎:此指不正当的企图。[9)金墅:地名,在太湖之滨。[10]剞劂:雕板,古代印刷工序之一。此处代指付印。[11]《蒹秋堂五言诗》:嵇永仁的诗集。[12]挐(ráo)舟:驾船。[13]疾蹶:病倒。[14]“夫足下”四句:你评诗以盛唐为源本,认为根本在于养成宏大的气魄和深厚的功力,并归结到诗人的艺术情趣,这话说得多么好啊![15]《解疏》一书:金圣叹编撰并注释的唐代律诗选集六百首。他认为近体诗和《诗经》中的作品一样,是以二句为一联,四句为一段的,并持此反对时人将律诗诗分为首、尾、中三部分。[16]伧父:驾人的话,犹言鄙夫,粗野的人。[17]身体力行:亲身体验,努力实践。这里指对方用金圣叹的“二句一联,四句一截”之说去读唐诗。[18]盛唐统绪:盛唐诗歌的传统。盛唐指唐代开元天宝年间,这期间诗歌创作极为繁荣,产生了李白、杜甫等一大批著名诗人,是我国历史上诗歌的黄金时代。[19]名山之业:《史记·太史公自序》:“藏之名山,副在京师。”后人因以“名山之业”指不朽之作。金圣叹在此指他的《解疏》一书。

金圣叹在垂老之年、重病之后,以“颓唐”之身,与贫病斗争,与庸俗的见解斗争,坚持用自己的艺术观点评点唐人律诗,使之广为流传。这封信向友人叙述了自己艰苦的学术活动和为文艺批评事业献身的志向。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