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清代散文名篇集粹 >

怪说·翻译(清)黄宗羲

【回目录】

梨洲老人坐雪 亭中[1],不知日[2]之早晚,倦则出门行塍亩间[3],已复就坐[4],如是而日而月而岁[5],其所凭之几[6],双肘隐然[7]。庆吊吉凶之礼尽废[8]。一女嫁城中[9],终年不与往来。一女三年在越[10],涕泣求归宁[11],闻之不答。莫不怪老人之不情[12]也。

老人曰:“自北兵[13]南下,悬书购余者二[14],名捕者一[15],守围城者一[16],以谋反告讦者二三[17],绝气沙墠者一昼夜[18],其它连染逻哨之所及[19],无岁无之[20],可谓濒[21]于十死者矣。李斯将腰斩[22],顾谓其中子[23]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免[24],岂可得乎!’陆机临死叹曰:‘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25]吾死而不死,则今日者,是复得牵黄犬出上蔡东门,复闻华亭鹤唳之日也。以李斯、陆机所不能得之日,吾得之,亦已幸矣,不自爱惜,而费之于庆吊吉凶之间,九原可作[26],李斯、陆机其不以吾为怪乎!然则,公[27]之默默而坐,施施[28]而行,吾方傲李斯、陆机以所不如,而又何怪哉!又何怪哉!”

注释:

[1]梨洲老人:作者自称。雪 亭:亭名,在作者家中。[2]日:时光。[3]塍(chéng)亩间:田野中。塍,田间的土埂子。[4]已复就坐:随后又去坐下。已,随后。[5]这句说:这样一天一天、一月一月、一年一年。[6]这句说:他所靠的小桌子。[7]双肘(zhǒu帚)隐然:两手的臂节在桌上留下的印痕,隐约地看得出来。形容坐的时候很长久。[8]这句说:关于喜事的庆贺、丧事的吊唁等礼节都不去管它。[9]一女嫁城中:指作者的大女儿,嫁给朱林。[10]一女三年在越:即“一女在越三年”的倒装句,一女,指作者的第二个女儿,嫁给山阴(今浙 省绍兴县)刘茂林。山阴,古代是越国的地方。[11]归宁:旧称已嫁女儿回娘家探望父母为归宁。[12]不情:不通人情。[13]北兵:指清兵。[14]这句说:张贴布告,规定奖赏,这样来捉拿我的有两次。[15]名捕者:指名逮捕的有一次。[16]这句说:守在被清兵围住的城市内的一次。[17]以谋反告讦(jié结)者二三:以造反的罪名告发我的有两三次。告讦,告发。[18]绝气沙墠(shàn善)者一昼夜:在沙地里死过去的一昼夜。[19]这句说:此外,被牵连到、被巡逻的兵丁盘查到。[20]无岁无之:没一年没有这类事。[21]濒:近。[22]李斯将腰斩:李斯,上蔡(今河南省上蔡县)人,曾在秦国任廷尉、丞相。后来遭到赵高陷害。公元前208年七月,秦二世 亥下命令将他腰斩。[23]顾:回过头看。中子:第二个儿子。[24]若:你。牵黄犬逐狡免:指打猎。逐,追赶。[25]陆机:吴郡华亭(今上海市松 县)人,西晋文学家。在西晋皇族争夺政权的斗争“八王之乱”中,遭谗被杀。他被捕时叹息说:“华亭鹤唳(lì利),岂可复闻乎!”鹤唳,鹤鸣。[26]九原可作:(死人)在地下如能起来。九原,春秋时晋国卿大夫的墓地;这里泛指墓地。作,起。[27]公:疑系“今”字之误。[28]施施:缓慢地。

黄宗羲是民族志士,他参加了反抗清统治者的武装斗争。这篇文章明白地说出了清统治者怎样不断地迫害他,可是他居然没有被害死,所以更要爱惜时间精力,决不能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贺喜、吊丧等世俗的人事应酬上。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他的遭遇是多么艰苦,也可以看出他的斗争意志是多么坚强。

文章分两层,先提出问题,后说明问题,字里行间充满着抑郁愤怒的感情,感染力是很强的。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