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清代散文名篇集粹 >

送顾宁人北游序·翻译(清)归庄

【回目录】

余与宁人之 ,二十五年矣。其他同学相与,或二十年,或十余年,盖未尝有经岁之别也。今于宁人之北游也,而不能无感慨焉。

宁人故世家,崇祯之末,祖父蠡源先生暨兄孝廉捐馆[1],一时丧荒,赋徭猬集[2],以遗田八百亩典叶公子,劵价仅当田之半,仍靳不与[3]。阅二载,宁人请求无虑百次,仍少畀之[4],至十之六,而逢国变。

公子者,素倚其父与伯父之势,凌夺里中,其产逼邻宁人,见顾氏势衰,本畜意吞之。而宁人自母亡后,绝迹居山中不出,同人不平,代为之请,公子意弗善也。适宁人之仆陆恩得罪于主,公子钩致之,令诬宁人不轨,将兴大狱,以除顾氏[5]。事泄,宁人率亲友掩其仆,执而棰之死。其同谋者惧,告公子。公子挺身出,与宁人讼,执宁人囚诸家,胁令自裁。同人走叩宪副行提[6],始出宁人。比刑官以狱上,宁人杀无罪,拟城旦[7]。宪副与公子年家[8],然心知是狱冤,又知郡之官吏[9],上大下小,无非公子人者,乃移狱云间守[10],坐宁人杀有罪,拟杖而已。公子忿怒,遣刺客戕宁人。宁人走金陵[11],刺客及之太平门外,出之,伤首坠驴,会救得免。而叛 ,受公子指,纠数十人,乘间动宁人家,尽其累世之传以去。

宁人度与公子讼,力不胜,则浩然有远行。而同人之知宁人者,携尊榼送之[12]。酒半,归子作而言曰[13]:“宁人之出也,其将为伍员之奔吴乎[14]?范雎之入秦乎[15]?吾辈所以望宁人者不在此。夫宣尼圣也[16],犹且遭魋畏匡[17];文王仁也,不殄厥愠[18]。宁人之学有本,而树立有素,使穷年读书山中,天下谁复知宁人者?今且登涉名山大川,历传列国,以广其志而大其声施。焉知今日困厄,非宁人行道于天下之发轫乎?若曰怨仇是寻,非贤人之志;别离是念,非良友之情。”于是同人曰“善”,请歌以壮其行,而归子为之序。

注释:

[1]蠡源:顾顺芳,字实甫,万历进士,官至左青坊左赞善。工诗,有《宝庵集》。捐馆:舍弃所居之屋舍,即死的婉称。[2]猬集:像刺猬毛一样聚集。[3]靳:吝惜。[4]畀(bì):给予。[5]“适宁人之仆”五句:全祖望《顾先生炎武神道表》载此事说:“顾氏有三世仆曰陆思,见先生日出游,家中落,叛投里豪。丁酉,先生四谒孝陵归,持之急,乃欲告先生通海。”[6]宪副:这里指省级机构主管刑狱的副长官。行提:行文提取。[7]城旦:原为秦汉时的一种刑罚名。“昼日伺寇虏,夜暮筑长城”。这时指流放或徒刑。[8]年家:同年登科。[9]郡:借指府。昆山属 苏府。[10]云间:松 的古称,这里指清代的松 府。[11]金陵:今 苏南京市。[12]尊榼(kē):古代的盛酒器名。[13]归子:作者自称。[14]伍员之奔吴:伍员之父奢,兄尚都被楚平王杀害,员奔吴,后伐楚报父兄之仇,掘平王墓,鞭三百。[15]范雎之入秦:战国魏人。初事魏中大夫须贾,从贾使齐,被诬通齐,魏相魏齐使舍人笞雎,雎佯死得脱,后入秦为相。[16]宣尼:指孔子。汉元始元年追谥孔子为褒成宣尼公,后因称孔子为“宣尼”。[17]遭魋(tuī):《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去曹适宋,与弟子 礼大树下。宋司马桓魋欲杀孔子。”畏匡:《论语·子罕》:“子畏于匡。”畏:拘囚。[18]不殄(tiǎn):不断绝。愠(yùn)怒:《孟子·梁惠王下》:“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

归庄(1613—1673),一名祚明,字尔礼,又字玄恭,号恒轩,昆山(今属 苏)人。明代文学家归有光曾孙。明末,与顾炎武一同参加复社。清兵渡 ,曾参与昆山人民的反清斗争。失败后一度改僧装亡命,后仍回昆山,隐居乡野,佯狂玩世。晚年以卖文画为生,穷困以终。归庄与同里顾炎武相善,有“归奇顾怪”之称。其诗充满爱国思想与民族气节。散文气势雄浑,笔力酣畅。他的《恒轩诗集》及文集《悬弓集》、《恒轩文集》都已散佚。今先后有中华书局和上海古籍出版社版汇录整理本《归庄集》十卷行世。

本文选自《归庄集》卷三。作于清顺治十四年(1657),时归庄四十五岁,顾宁人即顾炎武,事迹见本书顾炎武介绍。顾炎武避仇北游,文中已有详细说明。但更深的一层,是为了结纳各地爱国志士,考察山川形势,图谋匡复明室。故文中归庄点明寻仇“非贤人之志”,激励他把今日的困厄,成为“行道于天下”的开端。这是知己之言。文章也揭发了封建社会中豪强的横行乡里、巧取豪夺的凶恶面目,也具有认识价值。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