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清代散文名篇集粹 >

洞庭山看梅花记·翻译(清)归庄

【回目录】

吴中梅花,玄墓、光复二山为最胜[1];入春则游人杂沓,舆马相望。洞庭梅花不减二山,而僻远在太湖之中,游屐罕至[2],故余年来多舍玄墓、光复,而至洞庭。

庚子正月八日,自昆山发棹,明日渡湖,舍于山之阳路苏生家。时梅花尚未放,余亦有笔墨之役,至元夕后始及游事[3]。

十七日,侯月鹭、翁于止各携酒至郑薇令之园。园中梅百余株,一望如雪,芳气在襟袖。临池数株,绿萼玉叠,红白梅相间,古干繁花, 映清波。其一株横偃池中。余酒酣,卧其上,顾水中花影人影,狂叫浮白。口占二绝句,大醉而归寓。

其明日,乃为长圻之游,盖长圻梅花,一山之胜也。乘篮舆,一从者携襆被屐过平岭,取道周湾,一路看梅至杨湾,宿于周东藩家。

明日,东藩移樽并絜山中酒伴同至长圻。先至梅花深处名李湾,又止湖滨名寿址者,怪石屴崱,与西山之石公相值[4]。太湖之波,激荡其涯,远近诸峰,环拱湖外。既登高丘,则山坞湖村二十余里,琼林银海,皆在目中。还,过能仁寺,寺中梅数百株,树尤古,多答藓斑剥。晴日微风,飞花满怀。遂置酒其下,天曛酒阑,诸君各散去,余遂宿寺之翠岩房。

自是日,令老僧为导,策杖寻花,高下深僻,无所不到。某胜处,有所谓西方景览胜石、西湾骑龙庙者。每日任意所之,或一至,或再三,或携酒,或携菜及笔砚弈具,呼弈客登山椒对局.仍以其间。闲行觅句,望见者以为仙人。足倦则归能仁寺。山中友人,知余在寺,多携酒至,待于花下。往往对客吟诗挥翰,无日不醉。余意须俟花残而去。

二十四日,路氏复以肩舆来迎,遂至山之阳。

明日,策杖至法海寺。归途闻曹坞梅花可观,雨甚,不能往,遥望而已。

又明日,往翁港看梅,复遇雨,手执盖而行。

二月朔,天初霁。薇令语余:“家园梅花尚未残,可往尽余兴。”欣然诺之。薇令尚在书馆,余已先步至其园,登高阜而望,如雪者未改也。徘徊池上,则白梅素质尚妍,玉叠红梅,朱颜未凋,绿萼光彩方盛,虢国淡扫,飞燕新妆[5],石家美人,玉声珊珊,未坠楼下,佳丽满前,顾而乐之。就偃树而卧,方口占诗句未成,而薇令自外至。薇令读书学道,吾之畏友,顾取余狂兴高怀,出酒共酌。时夕阳在树,花容光洁,落英缤纷,锦茵可坐。酒半,酌一卮环池行,遍酹梅根,且酹且祝。已复大醉,每种折一枝以归。

探梅之兴,以郑园始,以郑园终。以梅花昔称五岭、罗浮[6],皆远在千里之外,无缘得至;区区洞庭,近在咫尺,聊以自娱。在长圻遇九年前梅花主人,已不复相识,盖颜貌之衰可知矣。而世事如故,吾之行藏如故,能无慨然?昨为薇令述之。薇令曰:“人生逆旅,又当乱世,九年之后,尚得无恙,复来寻花,已为幸矣。”其言尤可悲也。已复自念,惟当乱世,故得偷闲山中耳,半月之际,勿谓易得也。退而为之记。

注释:

[1]玄墓、光复二山:在苏州城西南六十里。玄墓山相传因东晋郁泰玄葬此而得名。[2]游屐(jì记):指游人。[3]元夕,农历正月十五日,旧称上元,上元之夜称元夕,即元宵。[4]石公,山名,位于洞庭西山南。[5]飞燕:姓赵,汉成帝皇后,善歌舞,因体轻而号飞燕。[6]五岭:越城、都庞、萌渚、骑田、大庾五岭的总称。在湖南、 西、广东、广西等省区边境。大庾岭多梅,又称梅岭。罗浮:山名,在广东省增城、博罗、河源等县间。风景秀丽,盛产梅花,为广东名山。

归庄(1613—1673),字玄恭,号恒轩,明亡后改名祚明,又自称归藏、归妹、归乎来等。昆山(今属 苏)人,与顾炎武友善,有“归奇顾怪”之称。归庄善书画,诗文在当时名气甚大,所作有《悬弓集》等,均已久佚。今人辑有《归庄集》。

这是一篇观梅散记。全文以赏梅为中心,以时间为贯穿始终的线索,或记叙,或描写,或抒情,或议论。记叙则朴素自然,繁简得当;描写则生动传神,情趣盎然;抒情则即景写情,情景 融;议论则起伏跌宕,韵味无穷。从而深刻、细腻地传达了作者钟情于梅,寄情于梅的雅士情怀。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