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清代散文名篇集粹 >

王猛论·翻译(清)侯方域

【回目录】

唐荆川曰[2]:“王猛者,苻坚之谋臣也[3]。”此可谓得猛之著矣。猛处天下分崩之时,其志未尝不在中原,及其不得已而见用于异国,犹惓惓不能忘晋[4],盖识大义者也。呜呼!三代而下[5],乱世之臣识大义者,诸葛亮、王猛而已。亮始终心乎汉者乎[6],猛始终心乎晋者也。然亮仕于汉而为汉,人之所知也;猛仕于秦而为晋,人之所不知也,吾故舍亮而论猛。

当猛之隐于华阴也,姚氏[7]、石氏多雄略之主[8],岂不能出而性之?以为是氐[9]、羌僭窃者[10],而非其志也。志不肯轻出,而又无以自达于晋,故宁隐焉。

逮夫桓 入关[11],而后喜可知矣。被褐而谒[12],扪虱而谈[13],讵偶然哉[14]! 见之而与论三秦之豪杰[15],既而曰:“ 东无君比也[16]。”盖 且心折于猛矣[17]。乃 还而猛不从,何欤?呜呼!猛,英雄也, ,亦英雄也,天下英雄之与英雄,可一望而知。猛从 ,则 必大用猛。然而 欲篡晋,其从之,则荀彧[18]、郭嘉之下者也[19]。不从, 又必杀猛。天下英雄之相爱而相用也,出于诚。然而英雄之杀英雄、与其见杀于英雄者,则必皆出于万不得已,苟有可以择之而可以全之,断不相强也[20]。故此时猛不难于舍 亦不难于舍猛。 欲篡晋,猛之所知也;猛必不从 篡晋,亦 之所知也,然猛自是始无望于晋也驻!

晋偏安 左[21],仅有一桓 足以有为,而又不可以从。大军一还,彼崤[22]、渑[23]、函谷之间,岂复尚有奉正朔[24]、袭冠带之日哉[25]?其出而相苻坚者[26],猛之不得已也。一出而强兵富国,扩疆启宇,勋绩烂然[27],说者以为符坚之管仲[28]。是固猛之生平所裕如也[29],不足异也。垂没而告苻坚曰[30]:“晋正统相承,上下辑睦[31],非所可图[32]。臣死之后,愿无以晋为念。”而后其本怀见矣。故吾以为猛者非仅仅功名之人也。

然则猛盍并不仕秦[33]?曰:“猛之才高于诸葛亮,而澹泊宁静不及[34],即其治素也,亦以英气为之,而多不可耐。使亮不遇先主则必不仕吴魏者[35],亮之所能也。猛不遇晋则并不仕秦者,非猛之所能也。

然而当猛之时,可以为晋难者[36],莫秦若也,猛存,则以秦存晋。猛亡,犹欲以秦存晋。是则吾之所为识大义者也[37]。

注释:

[1]王猛:字景略。晋朝北海剧(今山东省昌乐县西)人。东晋桓 率师伐前秦入关中,王猛往见,扪虱而谈天下大势。后为前秦苻坚的谋士,很受器重,官至宰相。临终时,认为东晋无隙可乘,劝苻坚不宜攻晋,但未被采纳。[2]唐荆川:唐顺之,字应德,人称荆川先生,明代散文家。[3]苻(fú)坚:十六国时期前秦皇帝,先后攻灭前燕、前凉等国,统一了北方大部分地区,与东晋抗衡。[4]惓惓:同“拳拳”,诚恳,深切之意。[5]三代:夏、商、周三个朝代。[6]乎:前一个“乎”义同“于”,第二个“乎”表疑问。[7]姚氏:十六国时羌族首领姚弋仲父子,姚弋仲降晋,为六夷大都督。其子姚襄叛晋,次子姚苌杀苻坚,建立后秦。[8]石氏:石勒,羯族人,十六国时后赵的建立者,占据河北一带。[9]氐(dǐ):古族名,前秦就是氐人所建。[10]僭(jiàn):超越本分,冒充上级。[11]桓 :字元子,东晋明帝的女婿,晋永和年间率军进入关中伐前秦,以军粮不足而退。后为大司马,专擅朝政。[12]被褐:穿着粗麻的短衣。[13]扪(mén):执持,捉。[14]讵(jù):岂。[15]三秦:指关中。[16] 东:泛指长 以南。[17]折:折服。[18]荀彧(yù):字文若,汉末跟随曹操,有计谋,任尚书令,后国反对曹操称魏公,被迫饮药自杀。[19]郭嘉:字奉孝,由荀彧推荐级曹操,多谋善断。[20]强:勉强。[21] 左: 东。[22]崤(yáo)崤山,在河南省西部。[23]渑(miǎn):水名,在河南省渑池县西。[24]正朔:原意是一年的第一天。正,一年的开始。朔,一月的开始。改朝换代,须重定正朔,因此通称帝王颁布的历法。[25]袭:沿用。[26]相(xiàng):任宰相。[27]烂然:灿烂,光明。[28]管仲:管夷吾,春秋时齐桓公的卿相,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时第一个霸主。[29]裕如:宽绰,从容不费力。[30]垂没:临终。[31]辑睦:和睦。[32]图:谋取,设法对付。[33]盍:为何,何故。[34]澹泊:恬静无欲。宁静:安定清静。诸葛亮《戒子书》:“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35]先主:三国时蜀主刘备。[36]难(nàn):敌,仇怨。[37]所为:所谓,认为。

侯方域(1618—1655),字朝宗,河南商丘人。明末与方以智、陈贞慧。冒襄齐名,称“四公子”,曾参加反宦官权贵的斗争。明亡后,应顺治八年河南乡试,中副榜。他诗文兼擅,当时被称为“国初三大家”之一。散文才气奔放,别具一格。有《壮悔堂文集》、《四忆堂诗集》。

王猛在晋朝是隐居不出的名士,后来又做了前秦的谋臣,官至宰相。本文从尊正统的思想、两雄不能并峙的客观形势、以及王猛的为人性格等方面力陈王猛事秦是为了存晋,并把王猛与诸葛亮并论,认为他是识大义的忠臣。此论虽然牵强离奇,但作为翻案文章,它能自圆其说,笔力也矫健腾挪。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