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清代散文名篇集粹 >

答田中丞书·翻译(清)侯方域

【回目录】

承示省讼[2],惭恧无所自容[3]。执事与仆,齿小啻倍蓰[4],位不啻悬隔,顾猥与仆道及少年之游[5],谓执事往日曾以兼金三百[6],招致金陵伎[7],为伎所却,仆实教之,而因以爬垢索瘢[8],甚指议执事者。

仆诚不自修伤[9],然窃恐重为执事累也[10]。使执事无可议,则昔贤如白太博[11]、欧阳公[12]、东坡居士[13],皆与鸣珂[14],不废酬答,未闻后世之议之也,何独至执事而苛求之?执事果有可议,即不征伎,庸但已乎[15]?

仆之来金陵也,太仓张西铭偶语仆曰:“金陵有女伎,李姓,能歌玉茗堂词[17],尤落落有风凋[18]。”仆因与相识,间作小诗赠之。未几,下第去,不复更与相见。后半岁,乃闻其却执事金。尝窃叹异,自谓知此伎不尽,而又安从教之?目执事之邀之,在仆去金陵之后,今天下如执事者不止一人,岂仆居常独时时标举执事之姓名[19],预告此伎,谓异日或邀若,必不得往乎?

此伎而无知也者[20],以执事三百金之厚赀,中丞之贵,方且夺命恐后[21],岂犹记忆一落拓书生之言[22]!倘其有知[23],则以三百金之赀,中丞之贵,曾不能一动之[24],此其胸中必自有说[25],而何待乎仆之苦之也。士君子立身行己[26],自有本末,反覆来示[27],益复汗下[28]。仆虽书生,常恐一有蹉跌[29],将为此伎所笑,而不能以生平读数卷书、赋数首诗之伎俩,遂颐指而使之耶[30]?

注释:

[1]田中丞:即田仰,见《李姬传》注。中丞,巡抚的别称。[2]省讼:反省,自责。[3]恧(nǜ):惭愧。[4]齿:年龄。不啻(chì):不仅。倍蓰(xǐ):数倍。蓰:五倍。[5]猥:谦词,辱。少年之游:年轻人的娱乐,此指征妓之事。[6]兼金:价值倍于常金的好金子。此指上等白银。[7]伎:同“妓”。[8]爬垢索瘢:刮去污垢,寻找疤痕。比喻过分挑剔别人的错误。《后汉书·赵壹传》:“所好则钻皮出其毛羽,所恶则洗垢求其瘢痕。”[9]修饬(chì):修养,谨慎。[10]累:连累,麻烦。[11]白太傅:唐代文学家白居易,曾授太子少傅。[12]欧阳公:宋文学家欧阳修。[13]东坡居士:宋文学家苏轼,号东坡居士。[14]与(yù):置身其中。鸣珂:达官贵人的马以玉为饰,行驶作响。代指达官显贵。[15]庸:岂。但:只,仅。此处犹言“仅此”,“就此”。[16]张西铭:张溥。见《李姬传》注。语(yù):告诉。[17]玉茗堂:见《李姬传》注。[18]落落:豁达,开朗。[19]居常:平居,日常。[20]而:如果。[21]方且:将会。奔命:奔赴应命,忙于应付。[22]落拓:穷困失意。[23]倘:假若,如果。[24]曾:乃,竟。[25]说:道理,主见。[26]士君子:有志节的人。[27]来示:来信。示,对人来信的敬称。[28]汗下:喻惭愧。[29]蹉跌:亦作“差跌”,失足跌倒,喻失误。[30]颐指:用下巴的动作示意,来指使人,常形容指挥别人时的傲慢态度。[31]垂察:希望得到体察、明鉴的谦词,常用于信尾。

这封书信可和《李姬传》一并读。巡抚田仰遭到香君的严正拒绝后,竟恼羞成怒,不仅卑鄙地“有以中伤姬”,而且写信污蔑侯方域在背后指使。这封信就是回答田仰的无耻责难的。语气不卑不亢,申辩入情入理,既夹枪带棒地讥讽了田仰,又倾心赞赏了香君,还轻松地洗白了自己,读了这封信,我们会为田仰无耻而愚蠢的指责发笑。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