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清代散文名篇集粹 >

复六松书(清)魏禧

【回目录】

“死友”一语,此仆十数年来最伤心事。每登高望远,辄怆然涕下[1],有子昂“天地悠悠”之叹[2]。吾辈德业相勖[3],无儿子态,然气谊所结,自有一段贯金石、射日月、齐生死、诚一专精、不可磨灭之处。此在千百年后,犹得而想见之,况指顾数十年之间耶[4]!仆于天性骨肉中,颇不可解,外此则一腔热血,亦欲一用,非用于君,则用于友。悠悠泛泛,无所用之,又安能禁宝剑沈埋之恨[5]?仆所以期待二三至友者,颇不以世人所谓遂足相许。旅寓屏营[6],百感 集,聊因人来[7],为一及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编辑过]

注释:

[1]怆(chuàng):悲伤,凄怆。[2]子昂:初唐诗人陈子昂。其《登幽州台歌》曰:“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3]勖(xù):勉励。[4]指顾:一指手一回头的时间,极言时间短暂。[5]沈:同“沉”。[6]屏(bīng)营:犹“彷徨”,徘徊,游移不定,引申为心神不宁。[7]人:指六松的仆人,六松:曾灿,堂号为“六松草堂”,魏禧同乡好友,明末遗民志士。

这封书信语意含蓄而富有感情。“一腔热血”忠君服国是不可能的了,作者明亡不仕,这腔忠君爱国热血便有“宝剑沉埋之恨”,那他期待于二三好友的又是什么呢?真是百感 集,一言难尽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