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青春美文 >

愿你永远青春,愿我永远不老

【回目录】

文 陈文茜

人过了青春,好像一部该淘汰的老车,留下来做什么?纯粹怕死吗?

人正当青春,一无所有,在滚滚尘埃中,连吸口空气都得计算PM2.5,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一个人活着,无论老去还是年轻,不知道如何快乐地活着、珍惜地活着,其实都是辜负了生命的意义。和罹患淋巴癌第四期的李开复在中天青年论坛对谈,他人生最大的转折点与反省,不是拿了全美NO.1的资讯工程博士,而是从获知自己罹癌的那一刻开始。淋巴本来遍布全身,淋巴癌是最难根治的癌症之一。李开复感觉异常,检查时已经“满腹金轮”,满肚子的癌细胞,在正子影像下,亮晶晶的。那是2013年,他刚获得美国某权威杂志颁发的“百大思想人物奖”。带着自嘲,李开复说:“我还很高兴地跑去美国领奖。”

没多久,2013年就告诉李开复,他得到的最大奖项是:“淋巴癌,第四期,毕生不能根治”。那一年,他53岁,离“青春”已有一段距离。前几年的他还不服老地想保持一颗青春的心,搞了一家“创新工场”。

名片上的Apple、Microsoft、Google前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没有一项履历救得了他,“癌症面前,人人平等”。那一年,他开始反省自己的人生,真正有了最深刻的“创新思想”:除了养病之外,他把大多数的时间留给了家人。那个每天滑啊滑的手机,偶尔玩玩,彻底失宠,不像往日寸步不离。曾经一天发二十条微博,夜里回三次e-mail……李开复说他曾引以为豪的“效率”,现在变身为亮晶晶的肿瘤待在他的肚子里。

李开复所受的家教使他轻易杜绝了“利欲熏心”这回事,但“名”等同影响力,这是中国传统价值教导的生命意义。李开复在论坛上诚恳地告白:“我追逐影响力,因此依此标准选择朋友、选择出席的场合、选择说话的对象……我没有做到扔弃‘名’的诱惑……这是得癌症后,我的省思。”

论坛分好几个段落,其中一段我们谈到青春的定义。什么是青春?二十到三十岁?十五到二十五岁?二十到四十岁?依照日本文学家三岛由纪夫的定义:青春就是未得到某种东西的心理状态,于是形成渴望,形成憧憬,形成可能性。尽管眼前埋伏着广袤的原野和恐惧,尽管还一无所有,但在幻想中,却感觉自己拥有一切,那就是青春。

所以,青春无关年龄,有关恐惧和计算,有关安逸与逃避。因此若你才二十岁,便已没有了幻想,你的人生其实已经没有了青春;若你已六十岁,你仍在创新,仍想改变自己,拥抱新的生活方式,你还拥有青春!

这可不是我们两个加起来超过110岁的人自我安慰的谈话,我常常看到“不快乐的年轻人”,心疼也遗憾。青春多么珍贵,一去不复返。对我而言,最贫穷的青春莫过于怠慢。怠慢拥有人生最美的青春,怠慢可以闯荡天涯的机会。

或许此刻,青春的你正接收了生命从开始萌生到稳健成熟这期间的种种苦恼、挣扎、失望、贫穷、焦虑、怨仇和哀伤,但你也容纳了它们的欢乐、得意、胜利、收获和颂赞。生命的过程本来注定是由激越到安详,由绚烂到平淡。一切情绪上的激荡终会过去,一切色彩喧哗终会消隐。如果你爱生命,你该不怕去体尝,甚至珍惜那激越绚烂的快感。

罗曼·罗兰有句惊人的名言:大半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就死了”!因为人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就容易变成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的。把以前年轻时代曾经说过的,曾经做过的,曾经想过的,曾经喜欢的,一天天地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还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荒腔走板。

在已错过青春的人眼里,青春是无限的可能;在困守于青春、茫然愤怒的人眼里,青春是一种缺陷。人们初次品尝青春滋味,并不知道只要抱持幻想,在青春时期哪怕贫穷的滋味也是甜的;而永远离别青春后,对青春的渴望、遗憾、追念……那个滋味,即使坐拥财富,也是苦的。

青春是一棵树,爱与希望是它的根,需扎扎实实地扎根土里,智慧与愉悦的枝叶,才能招展于无论是风雨还是蓝色的天空之下。

愿你永远青春。

愿我永远不老。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