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男人女人-百年经典系列 >

花瓶时代

【回目录】

庐隐

庐隐(1898~1934),福建闽侯人。现代女作家。著有散文小说集《灵海潮汐》等,另有《庐隐选集》印行。

这不能不感谢上苍,它竟大发慈悲,感动了这个世界上傲岸自尊的男人,高抬贵手,把妇女释放了,从隶阶级中解放了出来。现代的妇女,大可扬眉吐气的走着她们花瓶时代的红运,虽然花瓶,还只是一件玩艺儿,不过比起从前被锁在大门以内作执箕帚,和泄欲制造孩子的机器,似乎多少差强人意吧!

至少花瓶是一种比较致的器具,可以装饰在堂皇富丽的大厅里,银行的柜台畔,办公室的桌子上,可以引起男人们超凡入圣的美感,把男人们堕落的灵魂,从十八层地狱中,提上人世界;有时男人们工作疲倦了,正要咒诅生活的枯燥,乃一举眼视线不偏不倚的,投射到花瓶上,全身紧张着的神经松了,趣味油然而生。这不是花瓶的价值和对人类的贡献吗?唉,花瓶究竟不是等闲物呀!

但是花瓶们,且慢趾高气扬,你就是一只被诗人济慈所歌颂过的古希腊名贵的花瓶,说不定有一天,要被这些欣赏而鼓舞着你们的男人们,嫌你们中看不中吃,砰的一声把你们摔得粉碎呢!

所以这个花瓶的命运,究竟太悲惨;你们要想自救,只有自己决心把这花瓶的时代毁灭,苦苦修行,再入轮回,得个人身,才有办法。而这种苦修全靠自我的觉醒。不能再妄想从男人们那里求乞恩惠,如果男人们的心胸,能如你们所想像的,伟大无私,那么,这世界上的一切幻梦,都将成为事实了!而且男人们的故示宽大,正足使你们毁灭,不要再装腔作势,搔首弄姿的在男人面前自命不凡吧!花瓶的时代,正是暴露人类的羞辱与愚蠢呵!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