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男人女人-百年经典系列 >

少女的赞颂

【回目录】

朱大枬

朱大枬(1907~1930),四川巴县人。主要作品有诗集《饥饿》、《冷箭》,童话集《夜来香的复活》、《爱与憎》等。

对着那冷艳的脸,那脸上仿佛敷着一层洁光泛滥的晴雪,我恍惚漫游在雪后的荒山中,遗忘掉枯寂的心情,领悟到凄寥的静趣。这潜静的心,也恰好比喻做积雪的原野,不论受什么情绪和意念的践踏,只一度践踏过去,便留下深深的印迹。

爱慕跨上了心头,羞怯跟在他的后面。爱慕迂缓的爬着而羞怯飞似的奔驰。一会儿,羞怯追越过爱慕的脚踪,仍自单人独骑的在我心里驰骤,爱慕便悄悄的遁去了。

后边还有一行列,影影向我心头进行。仔细辨认得出:是希望的马驾着苦恼的车,猜疑飘飘的摇动着走,决断显露出铁青的脸色,妨忌携着怨恨,忿怒直冲上前,忍耐则病恹恹的挣扎着。

于是他们都蜂拥上心头。遍心深深的刻着纵横的辙迹,蜂窝似的穴孔。再偷看那冷艳的脸,脸上还铺着坦荡荡的雪层,没经过丝毫的凌践似的。我可不知道她内心的情状,我极想知道的,她的心是和她的面孔一样光鲜呢,是像我的心一样凌乱呢?也许竟是一包泥浆了,啊,那可难说!你瞧,那脸上堆积的雪层够多厚,我眼光又没有太般的热力,怎能够探索她心里的秘蕴。

但是你仔细看去,她的嘴唇边不还有一点融化的痕迹?那不是曾经过情爱的嘴唇的烙压?看罢,她满脸的冰雪就要从这一点热情的烙印化起!那烙印像从绽破的石榴里挤出来的一颗鲜红的米粒。

但是我抽身走了。

爱慕悄悄的遁去,羞怯飞越过爱慕的前面,便也缓了下去,却还在脚爬手搔的乱动;希望脱掉缰绳跑去,剩下苦恼停在心里;妒忌怂恿起怨恨咆哮,忿怒更在一旁呐喊着助威;忍耐跌倒地上;决断毅然赶走了猜疑,而冷淡趁这扰乱之间便瑟瑟的跨上心头。

于是泞泥的雪野渐渐变作坎坷的冰地。虽然我没有回头窥望,但是我猜想,我也希望,那冷艳的面孔将要渐渐晴霁了,满脸绚斓的红旭比那寒冽的洁光更美,那完全绽破了的石榴啊!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