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男人女人-百年经典系列 >

致柔石

【回目录】

冯铿

冯铿(1907~1931),又名岭梅,广东潮州人。主要作品有诗集《春霄》,短篇小说集《铁和火的新生》,剧本《胎儿》等。

我沉溺在精神的斗争中十天!现在,我快乐了,你看,我是一个能够把意志克服了本身阶级性的强者!!

你把我的精神占领了去!坦白地告诉你:十天以来,不,自看了你的《二月》以后,一种神秘的, 馨的情绪萦绕着我,差不多每一件事物,每一个时间空间我的心里总是充塞了这样不可救药的情绪,弄得自己简直莫名其妙,好像完全转换了另一个人!“这就是恋爱么?为什么呢?”这之间,还参加了不断地实际问题的冲突,然而,好似一个第三者,一件什么东西把我又蒙蔽了——那种心情,简直抒写不出来!

现在,完全明白了!我真快乐!告诉你好么?“自第一次碰见你便觉得给你吸引了去,以后,读了那样的文章更加着了迷!这是什么呢?是完全依照着自己本身过去残余的、甚至是几千年以来遗留下来的所谓缠绵 幽婉的儿女之情而沉溺了的一回事!!”这不是可耻的心情么?不是我们现在所不需要的缓和了××的心情么?——至于说,照那样的恋爱可以有利于我们的事业,这简直是自欺欺人的解答!那样的恋爱看看就要陷入到几千年所摆脱不去的窠臼里面,是自私,高超,幽雅……等等的结晶。比方说,在公园中月夜,凄清在那种低徊幽怨的情绪底下的我便起了如下的念头:“我们沉醉在这样可爱的秋月底下,这样令人迷惑的桂花香吧!什么都应该抛弃,我们找一处隔绝尘寰的幽居来尽量沉醉吧……”好可怕的欲念呀!总之,结论是:在我们一辈子里,尤其是像你我这样过去深受了那种思想毒害的人物,所谓爱情,一定是离开群众的,神秘而玄渺的东西!是不是呢?

我这女人自来就给不了解的,虽然从前曾经用生命来爱我——像上面那样的爱的方式——而同居 数载的他也未能十分充足地了解我。至于你,我敢相信你是更不能了解的,(日后,你便一定能够,但现在不能肯定)而你竟爱上了我,为什么呢?不是像我同样的,完全基于神秘玄渺的那种理想么?惟其因为你我的出发点是大部分的相同,所以,你我便全都陷于不能自拔的境地!

如果说:在我们现在之间存在的是爱情,那么,这爱情完全是可轻蔑的,神秘而又玄渺的,承继了世纪以来的制度(?)而产生的东西!这不是新的爱情,不是伟大雄浑的爱情!

好,错处是在我的,因为是女人,所以世纪以来的缠绵 幽婉的女人所特有的可耻的情绪便承着机会占领了我。然而我胜利了,很快乐地克服了它!至于你,我相当佩服你的强毅,你委实比我高明,不过,也还差得远,离我们所需要的人性。努力呀!太是光明的,血是鲜红的,跃动起来呀,我们的心脏!

新的爱情我们是创造不出来的,这有许多理由;而旧的爱情我们也该抛弃它了,这也有许多理由!历史的车轮背负了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我们就把它抓住好了!

我们大家都是好兄弟,好朋友,我们互相策勉,我们互相搀扶着走上创造和寻求真理的道路!

“我们,我们是同学,是……”仅记着这样的话罢!可敬爱的同学呀!在这里我和你紧紧地握着手掌!!

我的金鱼依旧很悠然的游泳着,可是,我对它笑起来!!

我好快乐,因为我解决了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

希望你帮助我勇气!太是光明的,热血是鲜红的!!!

1930年10月14早上

这是在这时代里一个女人的心理转变过程,我们××成功以后,有悠闲的时间,大概是值得研究的。

但是现在请至切不要加以思索,看过就算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