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男人女人-百年经典系列 >

花床

【回目录】

缪崇群

缪崇群(1907~1945), 苏人。主要作品有《露集》、《归客与鸟》、《夏虫集》等。

冬天,在四周围都是山地的这里,看见太的日子真是太少了。今天,难得雾是这么稀薄,空中融融地混合着金黄的光,把地上的一切,好像也照上一层欢笑的颜色。

我走出了这黝暗的小阁,这个作为我们办公的地方,(它整年关住我!)我扬着脖子,张开了我的双臂,恨不得要把谁紧紧地拥抱了起来。

由一条小径,我慢慢地走进了一个新村。这里很幽静,很致,像一个美丽的园子。可是那些别墅里的窗帘和纱门都垂锁着,我想,富人们大概过不惯冷清的郊野的冬天,都集向热闹的城市里去了。

我停在一架小木桥上,眺望着对面山上的一片绿色,草已经枯萎了,惟有新生的麦,占有着冬天的土地。

说不出的一股香气,幽然地吹进了我的鼻孔,我一回头,才发现了在背后的一段矮坡上,铺满着一片金钱似的小花,也许是一些耐寒的雏菊,仿佛 头接耳地在私议着我这个陌生的来人:为探寻着什么而来的呢?

我低着头,看见我的影子正好像在地面上蜷伏着。我也真的愿意把自己的身子卧倒下来了,这么一片孤寂宁馥的花朵,她们自然地成就了一张可爱的床 铺。虽然在冬天,土下也还是 暖的罢?

在远方,埋葬着我的亡失了的伴侣的那块土地上,在冬天,是不是不只披着衰草,也还生长着不知名的花朵,为她铺着一张花床 呢?

我相信,埋葬着爱的地方,在那里也蕴藏着 暖。

让悼亡的泪水,悄悄地洒在这张花床 上罢,有一天,终归有一天,我也将寂寞地长眠在它的下面,这下面一定是 暖的。

仿佛为探寻什么而来,然而,我永远不能寻见什么了,除非我也睡在花床 的下面,土地连接着土地,在那里面或许还有一种 暖的,爱的 流?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