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男人女人-百年经典系列 >

春野

【回目录】

陆蠡

陆蠡(1908~1942),浙 天台人。作家。著有散文集《海星》、《竹刀》、《囚绿记》等。

风吹过寂寞的春野。

是余寒未消的孟春之月。

本来,

我们不是牵上双手么?

沿着没有路径的 边走去,目送着足畔的浪花,小蟹从石缝中出来,见人复迅速逃避。

畦间的菜花正开。

走到这古废的 台前面,我们回来,互相握紧着双手。

风吹过葱茏的春野。

是微燠的仲春之月。

本来,

我们不是靠坐在一起,在这倾斜的坡前?

我们是无言,我们拈拨着地上的花草:紫花地丁,蒲公英,莎草,车前。

当我看见了白花的地丁而惊异的算是一种空前的发现时,你笑我,因为你随手便抓来几朵了。这并不是稀珍的品种。

将窃衣的果实散在你的头发上,像吸血的牛绳粘住拉不松去。

你懊怒了。

用莎草的细梗在地面的小圆洞洞里钓出一条大的肥白的虫来,会使你吓一大跳。我原是野孩子出身啊!

薄公英的白浆,在你的指上变黑了。

风吹着苍郁的春野。

春已暮。

本来,我们不是并肩立在一起,遥数着不知名的冢上的纸幡?

纸钱的灰在风中飞舞。过了清明了。

在林中的一角,我们说过相爱的话。

不,我们只不过说过互相喜悦的话罢了。

你的平洁的额际的明眸,令人想起高的天和深的湖水。我在你的瞳睛中照见我自己的脸,我爱你的眸子啊!

你也在望着我的眼睛,但它们是鲁钝、板滞、朦胧。

“我便爱你这板滞和朦胧啊!”

感谢你给我的幸福。

风吹过寥落的春野。

过了一年,两年,十年,我们都分散了。

也许我们遇见竟不会相识。

现在,

只有我一人踏过这熟识的春野。

我知道这郊野的每一个方角。且喜这山间没有伸进都市的触角来呢。那边是石桥,一块石板已塌到水里去了。那边有一株树,表皮上刻着我不欢喜的而你也不欢喜的字,随着树皮拉长开来,怪难看的——因此我恨削铅笔的小刀,到现在我都没有买过一把——目前也许拉得更长了。还有被我们烧野火时燔毁了的石条,缝中长出了荆棘罢。

雨后润湿的地土,留下我的脚印。印在这地土上的,只有我的孤单的脚印。

豌豆的花正开。

脸上扑过不知名的带着绒毛的花的种子。

高的天和深的湖水令我想起你的眼睛来呢。

我仍是赍负着这板滞的朦胧的眼睛。红丝笼上了它们的巩膜。不久,我会失去这朦胧的眼睛,随着我的所有。

我会忧郁么?不,既然你是幸福。

我不过偶然来这郊原罢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