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美文摘抄 >

学诗笔记

【回目录】

顾城

你知道最早使我感到诗的是什么吗?是雨滴。

在我上学的路上,有一棵塔松,每当我从它身边走过时,它什么都不说。

有一天,大概是雨后吧,世界洁净而新鲜,塔松忽然闪耀起来,枝叶上挂满了晶亮的雨滴,我忘记了自己;我看见每滴水滴中,都有彩虹游动,都有一个精美的蓝空,都有我和世界我知道了,一滴微小的雨水,也能包容一切,净化一切。在雨滴中闪现着的世界,比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更纯、更美。

诗,就是理想之树上,那闪耀着光芒的雨滴。

我是在一片碱滩上长大的孩子。

那里的天地非常完美,是完美的正圆形。没有山、没有树,甚至没有人造的几何体——房屋,让这样的完美稍稍损坏。

当我走在我想象的路上时,天地间只有我和一种淡紫色的草。

草是在苦咸的土地上长出来的,那么细小,又那么密集,站在天空下,站在乌云和烈日下,迎接着不可避免的一切。没有谁知道它们,没有彩蝶、蜜蜂,没有惊奇的叹息、赞美;然而,它们却生长着,并开出小小的花来,骄傲地举过头顶它们告诉我春天,告诉我诗的责任。

在礁岩中,有一片小沙滩。

沙滩上,有不少潮汐留下的贝壳,已经多少年了,依旧那么安详、美丽。

我停下来,吸引我的却不是那些彩贝,而是一个极普通的螺壳;它毫无端庄之态,独自在浅浅的积水中飞奔,直到我捉住它时,才发现里边原来藏着一只小蟹——生命。

这只小蟹,教给我怎样选择词汇。一句生机勃勃而别具一格的口语,胜过十打华美而古老的文辞。

由于渴望,我常常走向社会的边缘。

前面是草、云、海,是绿色、白色、蓝色的自然。这洁净的色彩,抹去了闹市的浮尘,使我的心恢复了感知。

我是在记忆吗?似乎也在回忆,因为我在成为人之前,就是它们之中的一员。我曾像猛犸的巨齿那样弯曲,我曾像叶子那样天真,我曾像蜉蝣生物那样,渺小而愉快,我曾像云那样自由我感谢自然,使我感到了自己,感到了无数生命和非生命的历史;我感谢自然,感谢它继续给我的一切——诗和歌。

万物,生命,人,都有自己的梦。每个梦,都是一个世界。沙漠梦想着云的背影,花朵梦想着蝴蝶的轻吻,露滴在梦想着海洋我也有我的梦,遥远而清晰,它不仅仅是一个世界,它是高于世界的天国。

它,就是美,是最纯净的美;当我打开安徒生的童话,浅浅的脑海里就充满光辉。

我向它走去,我渐渐透明,抛掉了身后的暗影,眼前只有路,自由的路。

我生命的价值就在于行走。我要用心中的纯银铸一把钥匙,去开启那天国的门,向着人类。如果可能,我将幸福地失落,在冥冥之中。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