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美文摘抄 >

“候鸟”老师:让农村飞出一群“白天鹅”

【回目录】

七月狐狸

正是因为这一句承诺,关於夫妻很快拉起了一支由舞蹈学院的学生、金融人士、外交官等组成的“杂牌军”教育团队,并开始了“候鸟”般的生活。

2016年7月,在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端村村头的空地上,4个来自美国波士顿的少年和几个村中的小学生踮着脚尖,随着经典芭蕾舞剧《四小天鹅》的音乐翩翩起舞。他们个头高矮不一,却同样地专注投入,舞姿优美。一曲舞毕,美国少年惊呼:“太不可思议了!这些农村的孩子居然能跳芭蕾舞,还跳得这么专业!”

望着孩子兴奋的眼神,指导老师关於露出满意的神色,他几乎有点骄傲地说:“对,农村里也能飞出‘白天鹅’!”

“候鸟”起飞:给我一只“胖天鹅”也行

作为北京舞蹈学院专业的芭蕾舞教师,42岁的关於一直有个“矫情”的愿望,那就是退休后,带着妻子张萍去她的家乡云南,教山村的孩子们跳芭蕾舞。令人惊喜的是,2013年,他竟然看到了梦想的曙光。

3月,有位叫李风的商人通过朋友找到关於。原来,李风创办了荷风艺术基金会,计划在故乡——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端村捐资兴建一所现代化小学,并且每周末组织教师去那里免费教孩子们器乐、管乐、芭蕾舞等,期待关於加盟。对关於来说,这简直像“天上掉馅饼”!从事舞蹈编导工作的张萍也很兴奋,她爽快地说:“咱们都是农村出身,终于可以一偿夙愿了。”

6月,关於第一次随同李风到端村考察。那里几乎没有一条干净整洁的街道,学校也尚未建好。想着那些本该在花样年纪享受良好教育的孩子们,关於很心疼。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艺享天开,将芭蕾教育植入河北省安新县。”关於当即跟李风拍板说:“这事我干了。我们每位老师都分文不取。你不撤,我不撤!”

正是因为这一句承诺,关於夫妻很快拉起了一支由舞蹈学院的学生、金融人士、外交官等组成的“杂牌军”教育团队,并开始了“候鸟”般的生活。每个周末的清晨,他们踏着黎明的曙光,登上大巴车到160公里以外的端村教学;深夜,他们才会披着点点星光回到自己的家中。每次在路上往返的时间就需要6个小时。

真正接触孩子们后,关於才意识到了难处。很多家长不理解他们的意图,不愿意让孩子跟着学。一个家长还起哄说:“这就是哄着孩子玩吧!农村娃跳啥舞,有那时间,还不如让孩子帮家里干点活呢!”关於忙解释说,跳舞跟玩不同,不但能使孩子身材修长健康,还能培养他们的美感,甚至对将来考试都有帮助。这样挨家挨户做了几天工作,才陆陆续续有家长带孩子来报名。不过,这时,关於又碰到了另一个难题。

面对着一群穿着不整、头发乱糟糟的小丫头们和陪同的家长们,关於有点哭笑不得。有个家长悄声地说了句:“我们在电视里看到过,跳舞的人都高高瘦瘦的,很漂亮。我家娃儿这么胖,能行吗?”

关於笑了笑说:“胖一点的孩子也没关系,做一只胖胖的‘白天鹅’也很可爱。”事实上,他一再降低招生标准,安慰自己说,胖一点没关系,黑一点没关系,邋遢一点更没关系,只要愿意学就行,来日方长,他可以慢慢“改造”她们。

严师训话:“大脚丫”的舞步从练习脱鞋开始

第一次上课,被选出来的20名小朋友一窝蜂地跑进教室,没脱鞋,没换衣服,甚至连头发都没梳。关於急了:“不行,孩子们,进舞蹈练习室必须脱鞋!来,我们的第一堂课就从练习脱鞋开始。”这节课,关於和张萍专门教孩子们梳头、换鞋,让他们意识到学芭蕾跟平常玩的时候不一样。

对于如何把握教学进度,关於颇费脑筋:农村孩子没有基础,进度不能太快,只能先把她们的兴趣激发起来再说。因此,关於直接教他们跳芭蕾舞剧《天鹅湖》里的第二幕《四小天鹅》。果然,小学员们很快投入其中。

芭蕾的练习刚刚出了点成绩,就有家长开始“动摇军心”:“太影响学习了,靠唱歌跳舞能考上好学校?”“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现在不收费,以后也得从你们身上捞回去!”

2014年元旦前后,因为节假日和学校考试,孩子们已经有三周没上芭蕾课。关於急了,他给李风打电话:“我必须得上课,如果教室不能用,请给我找一块空场地。三周不上课,对练习舞蹈的孩子来说是毁灭性的!”

令关於没想到的是,复课后,孩子们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在《四小天鹅》轻松活泼的乐曲中,她们跳跃、旋转、踢腿、点地,动作规范到位,连贯自如,简直像从来没有停过课。就连张萍都不停地赞美:“小腰挺得真直!太美了!”

原来,孩子们中有一个六年级的小姑娘,老师不在的时候,她就组织大家练习。她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老师不在,我们就自己练。”星期日,她把大家集合到一起,把老师留下的作业一遍一遍地练,互相纠错,一练就是一天。

5月,关於在农村教芭蕾的故事被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美国作家埃米·扬看到报道后联系关於,原来她就是绘本《大脚丫跳芭蕾》的作者。她跟关於说:“农村的孩子也能学芭蕾,这和我书里的“大脚丫”很像啊!”于是,在关於的力邀之下,她从美国来到中国。那一天,一同前来的还有原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主持人、童书阅读公众号创始人王凯,他绘声绘色地给大家讲述了《大脚丫跳芭蕾》的故事。

孩子们听得津津有味,有个小女孩悄悄走到关於身边问:“王凯叔叔是不是在告诉我们,故事里的贝琳达脚丫那么大,都能跳芭蕾舞,我们也一样能跳好啊?”关於摸着她柔软的头发,认真地点了点头。

“爸妈”寄语:我们的孩子可以成为“白天鹅”

2015年年初,一个小女孩拉着张萍的手问道:“张老师,我可以喊你妈妈吗?”孩子的真情表白,让膝下无子的关於夫妇十分动容。关於开始思考,他究竟能给这些叫他们“关爸爸、张妈妈”的孩子们带来什么。

和孩子们相处越久,关於越想通过艺术去改变他们的生活。因为在业内的名气,总会有一些演出邀请他,而他每次都会说:“你们要不要看农村的孩子跳芭蕾?”在他积极的牵线下,3年来,这帮孩子们参加了大大小小100多场演出。

2016年春天,关於带着一个叫马悦的女孩参加北京舞蹈学院附中芭蕾舞专业的艺考。考试那天,马悦满怀希望地走进考场,可在入围榜单上找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她忍不住落下泪来,一旁的关於也十分沮丧。他又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是否应该把孩子们引到这条通往艺术殿堂的荆棘之路上来。

5月,河北艺术职业学院向他发出招生邀请,关於有些犹豫。他不忍看着孩子们再次经历失败。为此,张萍和他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张萍问他:“孩子都没绝望,你为什么要退却?如果是我们自己的孩子,你会这么容易放弃吗?”

闻此,关於突然惊醒,对呀,他是孩子们的“关爸爸”,应该相信他的孩子们能够承受挫折,实现梦想。随后,他带着两名学生赶赴河北省石家庄市参加考试。在考场外,他跟等待孩子考试的家长一样紧张,他不停地来回走动,默默念叨“一定要成功”。所幸的是,7月,河北艺术职业学院发来录取通知书,两名女孩成了端村有史以来第一批考上省级艺校的孩子。拿到通知书的那天,两个女孩高兴地跳了起来,而关於则默默转过身,哽咽地对张萍低语:“我们的孩子考上了!”

8月,关於得知这些农村孩子入围了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举行的第八届华北五省区市舞蹈大赛的总决赛后,便和众位老师又一次踏上去端村的客车,他们要长住在那里,为决赛而去集训。这一次,张萍为孩子们量身打造了《丑小鸭的梦》曲目,因为,她希望这些农村的“丑小鸭”,有一天会变成昂首高飞的“白天鹅”。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