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美文摘抄 >

翟美卿:吾与财富为良友

【回目录】

藻灵

敢于同财富做朋友,并勇于主导这段友谊的发展方向,这便是心量广阔的翟美卿独有的智慧。

财富是一股特殊的能量,它迷人又不羁,既能带来丰盛的体验也能将人推入深渊,试图驾驭它的又往往被它所驾驭,许多人终其一生都处理不好与这股能量的关系。但翟美卿是个例外。在一贫如洗的时候,她体内一直涌动着追逐财富的蓬勃勇气;获得财富之后,她又与之达成了共生关系,让财富转化为养料滋养灵魂,在变美变强大的同时收获更多的财富;再后来,她又将这股能量内化为自己力量的一部分,并辐射到了更多人的身上。

富贵可求前路可期

出生于1964年初夏的翟美卿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她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哥哥,全家住在广州炉排新街的小巷里。翟美卿的父亲在建筑队做队长,母亲是百货商场的售货员,夫妻俩早起晚睡,终日勤劳,日子却始终过得紧巴巴的。从记事起,翟美卿就一直住在小巷尽头的老屋里,家里孩子多,父母就在屋内搭了一层阁楼,孩子们住在阁楼上,大人住阁楼下,日子过得拥挤又凑合。

每到夜晚,哥哥们的呼噜声都会准时响起,睡不着的翟美卿就盯着家中发黑的雕花门浮想联翩:什么时候能住上大房子?到时每个人都有一间宽敞明亮的卧房,自己也有间香喷喷的小闺房,摆上心爱的书和象棋,每天听着音乐入睡。这样的美梦,翟美卿一做就是许多年

高中毕业后,翟美卿没有考上大学,父母千方百计托人将她送进华侨宾馆当服务员。在他们看来,只有进国营单位才是稳妥可靠的。每个月发了工资,翟美卿都买了衣服,妈妈苦口婆心地劝她把钱存起来。翟美卿想:靠存钱根本存不成富翁。她开始留心赚钱的机会。

改革开放的春风最先吹到广州,仿佛一夜间,广州的大街小巷都站满了卖牛仔裤的、摆小吃摊的、耍小玩具的他们被统称为个体户。翟美卿的爸妈认为,“个体户”“老板”都不是正经职业。但翟美卿敏锐地觉察到这是站在潮头浪尖的一批人,他们与财富之间有着隐秘而特殊的联系所以翟美卿业余时间最喜欢去父母做生意的同学家做客,听主客闲话生意经。她还在下班后跑到同学家的摊位上练摊,后来自己也租了摊位卖衣服,接着又倒腾起家具生意。不知不觉攒下了几万元,21岁的翟美卿辞去华侨宾馆的工作,孤身一人闯荡北京城。

刚到北京时,翟美卿住的是阴冷逼仄的地下室,风很凛冽,前途未知,但她的心是暖的。孔子曾说:“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此时的翟美卿已然知道,只要有一颗玲珑心,吃得苦头拼得勇气,那么财富就是可求的。所以这个年轻的姑娘心无恐惧,兴致勃勃地期待着未来,坚信一条铺满金光的财富之道就在自己的脚下,等待她去策马疾驰。

灵魂与财富一起升级

做生意极苦,但翟美卿于辛苦辗转中发掘着无数的乐趣。从最初被见利忘义的地头蛇坑得赔本,到一家家商场跑销路、找货源,翟美卿的家具生意做得越来越顺畅。孤身一人闯北京的小姑娘很快闯出了属于自己的天地,看到广州运来的床垫销路极好但货源不足,她产生了开家床垫厂的想法,于是在京郊租下了仓库,承包了执照,风风火火地开展了新事业。

1987年,翟美卿的床垫生意红红火火,她又从老家带来五十多位手艺人,带着大伙儿热火朝天地干起来。北京的冬天滴水成冰,华北平原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而夏天的日头又炎热灼人,无遮无拦。但不管天气如何,翟美卿总是在凌晨出发开车去天津进弹簧,早饭是北风就着冷馒头,寒来暑往不畏艰辛。她给自己的床垫取名“美满”。她自信产品质量过硬,便从街边找来一位司机,开着卡车从床垫上轧过去,而床垫竟安然无恙。她把这一幕拍下来,拿去电视台打广告,又引来了一大批客户。

财富像流水一样滚滚而来,翟美卿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了百万富翁。就在她志得意满时,生活却突然伸出了一把尖刀。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意图劫财的蒙面人持刀闯入了翟美卿的房间,用利刃将她的脸颊和咽喉戳得血肉模糊。当人们发现血泊中的翟美卿时,她已奄奄一息。经过抢救,翟美卿活了下来,年轻的皮肤和旺盛的生命力战胜了乱刀戳开的伤口,逃离了毁容的厄运,她慢慢恢复了生机与美丽。

这段九死一生的经历促使翟美卿重新思考她与财富的关系。她深感财富既能通向天堂也能通往地狱。“随着财产的增长,如果人的内心没有变得越来越强大,没有足够的定力和能力,那么就会被财富驾驭,我希望做一个能驾驭财富的人,所以我得和财富一起成长。”

有所悟的翟美卿不再把所有心思都放在生意上,她开始学经济管理,也学着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北京亚运会开幕的那一年,她结了婚,很快成为了母亲。她和丈夫刘志强从一家小小的金海马家具城做起,在全国范围内首创了仓储式家居连锁经营模式,刮起一阵金海马旋风,并成立了香江集团有限公司。

随着事业越做越大,翟美卿总是心心念念着提升自己。她在中山大学修完成人教育课程,又决定去美国杜兰大学进修,可临行时发现自己怀孕了。彼时的翟美卿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没有犹豫,果断带着身孕出国留学。在美国新奥尔良,她顺利拿到硕士学位,还顺利生下了一个可爱健康的婴儿。

心量决定了财富的外延

为了做实业,翟美卿学了不少经济学理论,但她最认可的是佛教的经济观:每个人对钱财只有五分之一的临时支配权,其他四份,第一份要给政府;第二份是因为各种原因损失掉的,被偷、被抢、被骗;第三份属于疾病;第四份属于家人、兄弟、朋友。剩下的五分之一,你只是能够临时支配而已,只有真正用了,并且用对了,那才真正属于你。

上世纪90年代初,翟美卿的丈夫刘志强曾买过一辆劳斯莱斯,夫妇二人都很开心,但坐着兜了一圈风,觉得也不过如此。当时翟美卿就想:如果财富换来的只是优渥的环境和一大堆奢侈品,那它其实是没有生命力的。有什么方法能让钱滋养生命呢?

后来翟美卿夫妇偶然资助过一位艺术家,对方用他们捐的钱排了一出京戏,还出版了《中国京剧掠影》一书。“有了你们这笔钱,京剧这一文化瑰宝就多了一份活下去的希望。”一位老艺人感叹道。老人的话让翟美卿心里一动,她忽然看清了以后要走的路。

此后,翟美卿除了忙事业,教育子女,还经常奔波在做公益的路上。一次去贫困山区出差,她发现当地的孩子脸上都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白斑,经了解才知道他们是因为营养不良患上了虫斑病。再看学校的设施也破败不堪,她当即下决心重建那所小学。接下来是第二所、第三所翟美卿虽然已经获得“全国十大女杰”“三八红旗手”等多项荣誉称号,但比起这些,更让她动心的是山里孩子们声声唤着的“翟妈妈”。

翟美卿不仅热衷公益,还把乡村教师奉若上宾,为他们设立了“香江教育专项奖励基金”。而随着公益活动范围的拓展,她又成立了国内首个国家级非公募基金会——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先后捐资人民币3亿多元。

身为女性,翟美卿同情弱者,更同情弱者中的女性,因此她一直关注中国女性的生存状况,多次捐资援助失业妇女、失学女童、家暴受害者和女性病人她是“中国私人慈善基金第一人”,被国家民政部授予“中华慈善奖”,荣获“全国十大女性公益人物”等称号。

有人觊觎财富,有人则是财富的奴仆,而如果要描述翟美卿和财富之间的关系,那么没有比“好朋友”一词更为恰当的了。敢于同财富做朋友,并勇于主导这段友谊的发展方向,这便是心量广阔的翟美卿独有的智慧。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