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美文摘抄 >

叶大夫

【回目录】

邢增仪

她想:叶炯阳,一个多么出色的医生,一个多么可爱的老头!

如果你不是叶炯阳大夫的第一个病人,那么就要拿出十二分的耐心等。

于是,只要看见前边有三个病人,她就要准备打持久战。手头上没有别的东西,她便拿出手机开始“上班”。把原本没准备办的事安排了,把办得很粗的事办细了,把许多忽略的问题重视了,心里不由想:也好,难得找这么一个沉淀的时间。

让她这么心甘情愿去等的人不多,叶教授算一个。

人食五谷杂粮,是免不了要和医院打交道的,只不过随着岁月增长,和医院打交道是由寡到多,由陌路到熟路是了。

她几年前就认识叶大夫,医院门诊一排几个内科专家,她是避近就远径直奔他去了。不是说明星愈嫩愈俏,医生愈老愈值钱吗?大概是他白暂的面颊,清瘦的身材,如霜的头发,认真的态度无端就值得病人信赖。

几年后又去找他。

她是因为颈椎毛病,霎时间天晕地转,几乎痛不欲生才下决心去看医生的。做了核磁共振,又找了住院部的主任医生,主任医生无暇回答她的无数个“为什么”,这才来门诊找叶大夫。

第一次来找他,在她之前还有三个病人,不多,她长舒了口气。按经验,若是别的医生都是指时可待的,问几句,最多拿出血压器、听诊器量一下听一下,也就龙飞凤舞地开检查单,开处方了。

可叶大夫不一样,他可不管有多少病人在等,他只专注他眼前这一个病人。几十年的老医生了,可他每下一笔还都仔细斟酌,仿佛一笔一划都牵扯到人的性命。

就这样,一个钟头都快过去了,前边还有一个病人,她实在烦不胜烦,干脆走到了他旁边。

她心想:悖论是无处不在,别看我这会儿嫌他太慢、太啰嗦,待会儿轮到我,保管希望他更加不厌其烦。就像挤公交车,车上的永远希望不要再上一个人,快点开走,而下边的则希望再往上挤一挤,让自己能挤上。

待她站在他身边,这才知他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看一个病人,病人本来已经颤颤地走出去,他还要叫住人家问:“今天是谁陪你来的?”

“呵,是儿子。儿子好,儿子好。一会儿不要挤公共汽车了,搭个的士回去吧!”

这就奇了,医生还管人家怎么来,怎么去?

看她一脸的惊愕,叶大夫说:“这人血压太高,怕出意外。”

原来叶大夫把每一个“病人”作为“人”而不仅是“病”挂在了心上。

终于轮到她了,半个多钟头后,终于变成她自己对自己不耐烦,也对叶大夫不耐烦了。她心虚地看着在自己之后的、还坐在过道上的三个候诊病人,巴不得叶大夫快快把自己打发走。

原来听完她的叙述,看过片子,做过常规检查后,叶大夫就开始回答她的无数个“为什么”,他的专业、敬业彻底的特点,霎时就显现出来。

“你不是美尼尔综合征,是典型的颈源性头晕,是因为颈椎变形压迫血管导致的脑细胞供血不足引起的。”叶大夫此时一针见血,快人快语了。

问及为什么会引起颈椎病变?对于这一类小儿科似的发问,他不仅不烦反而来了兴趣。他说:“你看呵,人的结构是这样的”说着就随手在纸上画了一个人体结构图。只不过非常有意思的是,他在勾勒出头部后还饶有兴味地在头上点了几下——画出了头发。

“这个老头儿有点意思,如果再多点儿时间,他会不会给我画个美女出来呢?”她想。

他的解释是,人的椎体保证了人有合理的科学曲线,如果长久的姿势不正确,又没有得到纠正就会发生病变。

然后,他又带她去看墙上的颅脑图,给她深入浅出地讲解什么是“脑沟”,什么是“脑回”,各有什么功能。这一会儿,他俨然是一个给学生上课的教授了。

她几个“为什么”问下来,叶大夫不但不烦,反倒是高兴了,俨然一个好老师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好学生,巴不得长篇大论讲下去。可这是医院呵,来看这个科的都是脑袋有病的,都是头晕眼花、站立不稳的呵!好在海南人大多老实,加上这类病人本也没力气发什么脾气,所以还不至于引起不满和骚动。

倒是她兀自先心虚了,不敢再问。

叶大夫先给她开了好多项血液检查还有颈部彩超。一切弄完,一上午过去了。待看到结果,叶大夫笑眯眯地说:“问题不大,一切还好。”

没有小题大做,没有危言耸听,坚持不让她去做手术,甚至连牵引都让她别做(别人建议),只说注意休息、保持正确姿势,勤按摩就可无大碍。她终于放下心了,终于认为这一上午等得一点都不冤。

叶大夫这才给她开处方。一笔一画,一字一斟酌,像极了研写书法,她耐着性子等,好不易才控制住自己,若换了个地方,恐早就发作了。

终于写完了,拿着处方她去交钱,才知这是一种中成药,总共才十七元。

叶大夫说:“其实还有一种药,这儿是没有的,外边药店有。是冷海,呵,比深海还厉害的冷海,是世界仅有几处海洋才有的冷海的鱼提炼的东西,叫‘艾迪生’。”

叶大夫让她去买这种药,说这两种药相配合会更有效果。

她又想问:“什么是冷海?为什么这个什么冷海的‘艾迪生’这么好,你们医院又没有?”

怕又引起叶大夫长篇大论的连锁反应,她只好三缄其口。

果然在一个大药品超市找到了“艾迪生”,但和往常卖东西的都会竭力推销的情况不一样,卖药的却是一脸惊愕,她们对她说:“这可是给中小学生吃的啊,有没有搞错?”

她当即就给叶大夫打电话,叶大夫慢悠悠地说:“这不过是药品的促销策略嘛,‘艾迪生’看准了中小学生是它最大的市场嘛,您要看它的药物原理,要会举一反三,它们都是血管的清道夫,是帮助”

她急了:“叶大夫,我不是做这个专业,不会举一反三,只要你告诉我有没有弄错,没弄错我买就是了。”

叶大夫一听,知道他引经据典弄错了对象、时间,也就抬高了声音说:“小邢啊,没错,就是它,肯定有好处。”

听她急,他也急了,这一急便叫“小邢”了。这可是有多少年没有人这么叫她了。她霎时也知自己错了,再急也不该这么对叶大夫说话。但她又一想,叶大夫绝不是俗人,也无需向他道歉,她自认,她和叶大夫应是一类人,而这类人原本就应是相通的。

她想:叶炯阳,一个多么出色的医生,一个多么可爱的老头!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