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美文摘抄 >

另一种善良

【回目录】

顾章玲

牌子最下方还画着一个箭头,直指大叔家。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执着地指着!

韩城是个走村串巷卖水果的年轻人。这天,他骑着三轮车,带着满满一车水果来到上湖村。谁知生意还没开张,手机突然响了,是父亲打来的。父亲焦急地说:“城子,奶奶快不行了,你快回来,迟了就见不到最后一面了!”

韩城一听吓得魂都没了,马上掉转三轮车,可刚蹬了两步就停下了,他家在镇上,从上湖村到镇上有二三十里路,这要是慢吞吞蹬到家,奶奶能等到他吗?

恰好路旁有一户人家,这户人家的院门旁有棵大樟树,院内有个中年人正喝着茶,韩城忙叫道:“大叔,求您帮我个忙!”

中年人走出来,客气地问道:“什么事?你说。”

韩城一脸焦急地说:“大叔,是这样的,我奶奶突然不行了,我得马上赶回去,可三轮车成了累赘,所以我想把车子和水果先放您这儿,回头再来拿好不好?”

大叔一听,痛快地说:“没问题,东西放在我这你尽管放心,快回去吧,路上别急!”

韩城连声道谢,然后飞跑出村。谢天谢地,恰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韩城忙拦住车,一时间只恨身上长不出翅膀。

悲伤和忙碌的三天一晃过去了。奶奶入土为安了,韩城这才想起三轮车的事,忙坐车来到上湖村,找到那户人家一看,院内没人,然后一眼看到自己的三轮车,可韩城顿时傻了眼:车上空空荡荡,水果全没了!

水果哪去了?答案只有一个:被那看似憨厚的中年人给卖了,或者吃了、偷偷分了。跟中年人要?没有任何证据,再说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只能自认倒霉吧。

好在三轮车还在,只怕迟了连三轮车都给扣下了。韩城瞅瞅四下无人,忙骑上车,一溜烟地跑了。

从此后韩城就再也没去过上湖村,他对那个村子的人彻底寒了心。过了一段时间,韩城又装了一车水果来到另一个村子——跟上湖村一湖之隔的下湖村。也真是倒霉到家了,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回生意刚开张不久,怀中手机又响了,是母亲打来的:父亲跌了一跤,把腿摔断了!

韩城一时欲哭无泪,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即回家,可下湖村离家更远。韩城忙对一位大婶说了情况,最后说:“大婶,我想把车子先留在您家,等我把我爸安顿好后再来拿,还有车上的水果”

那大婶爽快地说:“孩子,你别急,尽管回去,你车上要是少了一个水果,全算大婶的!”

韩城连声说“谢谢”,然后火速赶了回去。

父亲的腿伤得相当严重,韩城忙把父亲送进县城医院,又忙着筹钱、伺候,等好不容易有空了已过去了四天。

当韩城再次赶到下湖村的时候,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大婶完好无缺地交还了三轮车和水果。尽管香蕉和梨子烂了不少,但看得出一个不少。

一晃过去了好多年,机缘巧合之下韩城做生意发了大财,他时时刻刻想着回报家乡。要不,就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建几座养老院吧,当然了,下湖村是一定要建的,至于上湖村,只好对不起了。

在下湖村养老院建成剪完彩后,韩城突然起了一个念头:到湖那边的上湖村看看,一口恶气憋在心里好多年了,现在终于可以发泄出来了。

依旧是那棵郁郁葱葱的大樟树,依旧是那座院子,只是变得破旧不堪了。同样变老的还有那个大叔,不过大叔肯定认不出眼前意气风发的大老板就是当年的那个瘦小拘谨的水果贩子了。

韩城也不说破,先递过一支烟,然后客气地说:“大叔,湖那边的下湖村新建了一座养老院,您肯定知道吧?”

大叔听了一脸失落地说:“知道,听说是一位大老板捐钱建的,还听说那大老板一连建了好几座养老院,可就是没我们村的。真是怪了,难道我们村的人得罪过他?”

韩城嘿嘿笑了起来,他故作神秘地说:“这个嘛,我倒知道一些原因。听说那大老板当年是个水果贩子,他到下湖村卖水果时得到过人家的恩惠,可到你们村卖水果时,因为有事离开,结果一车子水果竟全没了。估计这就是那位大老板不肯捐助这里的原因。”

那大叔一听气得叼在嘴上的香烟直抖,脸红脖子粗地叫道:“他不建就不建,不带这么泼脏水的!下湖村人是好,可我们上湖村人也不孬,那车水果的事我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当年这事就发生在我身上。告诉你,我们根本没有昧他的水果,而是各家各户给买了,账本到现在我还收着。”

大叔说着返身进了屋,片刻工夫拿出一本泛黄卷边的小本子来,打开一看,里面是歪歪扭扭的字,一笔一笔的账记得清清楚楚:大汪家2斤香蕉,来福家3斤梨子

最显眼的是本子内还夹着一沓子钞票,各种面额都有。

大叔说:“这就是当年的水果钱。我们为什么会合伙买他的水果?因为香蕉和梨子放置时间长了会烂。可是自从买下后,那年轻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不对,应该回来过,因为三轮车没了,肯定是被他偷偷骑跑了。”

韩城傻傻地看着、听着,又问:“你们为什么不解释一下?”

大叔双手一摊:“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哪的,跟谁解释?看,我们还留下标记哩,就等他回来!”

大叔说着手往上一指,韩城抬头一瞧,只见那棵大樟树的枝丫上挂着一块木牌,多年风雨的侵蚀使得木牌显得很破旧,上面的字迹也变得模糊了,但因为是红漆写的,所以还能勉强看得出来。上面写的是:水果钱在我家!

牌子最下方还画着一个箭头,直指大叔家。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执着地指着!

大叔接着说:“这笔账都让我愁死了,我都保管好多年了,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办法——等我死后把这钱捐给村里,建养老院时多少能帮上一点忙。”

韩城早就惊呆了,就好像脑袋被炸了一下,脸上火辣辣的。原来,这世上还有另一种善良,同样温暖,更加贴心。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