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美文摘抄 >

水终有澄清的一天

【回目录】

水终有澄清的一天

林清玄

在我童年居住的子合院里,沿着屋檐滴水的沟槽下,摆了一排大水缸。

水缸有半人高,缸口大到双手不能环抱过来,是为了接盛雨水。从前的乡下没有自来水,村民们一方面凿井而饮;一方面到河边挑水灌溉;下雨天蓄在水缸里的水,则用来洗衣洗澡,这样能减轻到河边挑水的负担。

刚下过雨的水缸是浑浊的,放一些明矾进去,等个两二天,水才会慢慢澄清。

由于要让水澄清很难,需要很长的时间,但使水浑浊却只要一下子,因此,妈妈严格规定我们不能去玩水缸的水。玩水的后果就是在水缸边罚站。

“不可以玩水缸的水。”不只是我们家的规矩,乡下三合院的孩子们全都知道这个教训。

但是,不玩自家的水,并不表示不玩别人家的水。我们家正好在去上学必经的路上,每天有成千上百的学生走过。有一些喜欢恶作剧的孩子,路过的时候会突然冲进院子,每个水缸都搅一下,然后呼啸着跑走。这可恶的举动,使我们又愤怒,又紧张。为了防止水被弄浑,我们终日都坐在院子里,等待恶作剧的孩子。但我们也不可能整天坐在院子里,有时要七学,有时要工作,一旦稍有疏忽,孩子们就冲进来把水弄浑。这使我们更加陷入痛苦之中。

妈妈看我们被几缸水弄得心神不宁,就安慰我们:“你们的心比水缸的水还容易被弄混乱。那些恶作剧的孩子,你们愈在乎,他们就愈喜欢;如果不理他们,时间一久,他们就觉得没什么好玩了。你们各人去做该做的事,不要管水。水,终有澄清的一天。”我们听了妈妈的话,该上学的上学,该工作的工作,不再理会恶作剧的孩子。他们也很快就失去兴趣,水,也自然的澄清了。

“水终有澄清的一天!”妈妈的教诲,常常在我被误解、扭曲、诬陷的时刻,从水缸中浮现出来。我们的心像水一样容易被弄混乱,但在混乱之际,不需要过度的紧张与辩白,需要的是安静如实的生活。当我们的心清明,水缸的水自然就澄清了。

如今,我每次走过乡下的三合院,童年院子里的水缸历历在目,就会想到一个洁身自爱的人,心境就有如水缸里的水,来自天地,自然澄清。生命中的曲解,是一时一刻的,智慧与情境的清明追求,却是生生世世的。

一秒钟的混乱,可能要三天才能清明,但只要我们能够迈向更高的境界,水,终有澄清的一天。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