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美文摘抄 >

父爱从未琴曲

【回目录】

父爱从未琴曲

●李晓

10多年来,她还没有正眼看过她的父亲,那个被称为“骆驼”的矮小男人。

他的身高只有1.43米,背上隆起一个大大的包,沉沉地压在他身上,他走路时总是佝偻着一步一步前行。5岁时,她就和父亲一样高了。从此她便没有和他一同上过街。

6岁时,母亲与父亲离了婚,跟着一个有钱的男人私奔了,留下了她和父亲相依为命。

她上小学了,坚决不让他去学校接送。他点头答应了,他得事事迁就她,毕竟,她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依偎。小学二年级时,在她生日那天,他给她买了一辆玩具车。那是她最开心的一天。然而在公共厕所时,她一不小心,玩具车一下掉进粪坑里去了。父亲来了,他几乎没有犹豫,便跳进了粪池摸起了玩具车。望着全身是粪的父亲,她真想叫一声“爸爸”,却发现嘴唇被粘住了一样,始终没叫出声。

这个敏感自卑的女儿,在成长的路上一路咬着牙,在2007年夏天以高分考入了北京一所著名的大学,整个小城也轰动了。在她成长的季节里,“骆驼”男人摆过地摊,做过门卫,卖过牛奶,捡过垃圾节衣缩食,忍受奚落与侮辱,一步一步艰难地把女儿养大。然后,自己在尘封的岁月中老去。

2008年的春天,在小城里倍感孤独的他,决定去北京打工。他事先没有同女儿商量,去肯德基买了两个鸡腿,穿过大半个北京城兴冲冲来到了女儿的学校。女儿一看见父亲,顿时又气又恼,她把他带来的鸡腿扔到了垃圾桶里。他尴尬地笑了笑。回到餐馆,他还眉飞色舞地向老乡说,他见到了女儿,女儿是如何如何的高兴。

暑假到了,她得知父亲已去一家宾馆打工。她想买一台电脑,父亲之前答应过她,一定凑钱为她买一台。那天闲着无聊,她决定去找父亲。到了那家宾馆,服务生问明白后,把她带到了6楼娱乐城的大厅。

她找个位置悄悄坐下,大厅里,有人在掌声和吆喝声中表演唱歌、倒立、翻跟斗之类的娱乐节目。她一眼便发现了父亲。原来,他是这些人眼里的一个“乐子”。表演正要结束,台下传来一声吆喝:“来,短哥儿,再翻一个跟斗,这100元就归你啦!”只见他迟疑了一下,又满脸堆笑地向台下鞠了一个躬:“谢谢老板,只要大家开心!”他用力地扩了一下胸,转身在舞台中央翻了8个跟斗,最后一个,他重重地摔倒在了台上。他喘着粗气,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艰难地鞠躬致歉,满眼泪花。

“爸爸,爸爸,爸爸”她冲上前台,哭着扑向他。冰冻了多年,她终于肯把这个“骆驼”男人叫爸爸了。

她搀扶着他回到了住处。父亲瘪着嘴唇说:“乖女儿,桌子上有核桃,多吃点,补补脑。”父亲的声音里带有一丝哭腔。一瞬间,她感到,那满脸皱纹的核桃就像父亲的脸,而它里面的果实,更是父亲的一颗心。

那天,她扑倒在父亲的怀里,无声地哭了。成长的岁月里,原来“骆驼”男人的爱从来没有弯曲过。弯曲的,只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幼稚女儿的心。

点评

这篇文章通过父亲身材和长相的特殊,以及父亲做的许多特殊的事情,表达了父亲对女儿特殊的爱;又通过女儿对父亲特殊的态度,进一步说明了父亲的艰难和辛酸。最后,女儿的突然醒悟让读者为之动容,父女情深,记叙真切,读后催人泪下。

(赏析 赵梅青)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