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美文摘抄 >

花期如梦趁四季

【回目录】

花期如梦趁四季 :1260

宋尚明

很久以前,喜欢过《红楼梦》里面黛玉葬花的那段,尤其是那凄凄切切的《葬花吟》,听着听着,便似悲上心来,仿佛暗合了什么心事,于是一遍一遍地听,咿咿呀呀地唱。母亲就会说,为什么唱这样的调呢?年轻人不要太萎靡。其实母亲不知,年轻的心,是那么变化多端,乌云散尽,即是阳光。

如果说,年轻时的多愁善感,是强加在心头的情绪,那么多少年后,等到青春不再,岁月渐老,生命里揉进沧桑,才真正懂得,原来这些过程,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伤。从此不再听红楼曲,不再唱《葬花吟》。有段时间,甚至都不喜欢养花了。花开虽好,一旦落去,空留两眼的惆怅。看花瓣凋零,漂泊无依的样子,怎么也忘不了它们当初的红润。所谓“落花残,满地伤”,大概就是这种心情的写照。

有次生病,内向的我,房门紧闭,半步不出,不愿别人看到自己萎靡不振的样子。一个早上,正在沙发上蜷着,用看书打发病中无聊的时光。忽然朋友来访,双手捧着一盆香雪兰,花一搬进来,立刻染得满屋芳馨。细打量那花儿,共有十余株,两种颜色,一种乳白,一种橙黄,花朵灿如萱草,花叶修长如麦。朋友说,这花儿的另一个名字,叫麦兰。

有了那盆花,原先空荡的屋子,顿觉充实起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花儿就在面前静静地开,不明艳,不照人,默默地散发着幽幽的香。从那天起,我暗记着它们的开合,哪朵开了,哪朵败了。败花不落,抱枯枝头,我替它取下来,夹进书页。原来,那颗爱花的心,一直都没有变过。朋友说,不过是一盆花,让我摆弄得如艺术品。

有一天,朋友约我看桃花,才蓦地想起,时令已到三月。桃园离我们很近,乘车不过半个小时。山坡.上的桃花,正烂漫着,就像天上的哪位仙女,打翻了妆台上的胭脂,变成一片花海撒落人间。无序的春风吹来,一阵阵,将花朵吹离枝头,纷纷扬扬的落英,铺陈了一地。呀,花瓣雨!我们看得呆了。

原来,落花也如此壮观!可谁说的:“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走近看,花落之后的萼上,有指甲大小的青桃子。这幼小的果实,就是花朵的继续吗?不由叹息,青春易逝,韶华易老,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花期啊,曾经得到和失去的,都是开在枝上的斑斑痕迹。

我们的花期是那么短暂。生命种种,各有不同,智者忙于思考,愚者忙于口腹,商人忙于逐利,而我却忙于教书育人,忙于书写心灵文字。对我来说,那就是一棵棵多态多姿的花卉,而我的花期,全都隐在这里。虽是花事嫣然的细情微绪,却是真切的生命之思。它让我学会珍惜,以一颗热情、谦逊、执着以及感恩的心,答谢生命的花期。

赏析

花朵,用生命装点着春天;春天,却用凋残凄凉了花朵。花朵痴情,恨不能一次绽放几世的美丽;春日寡义,视花朵只一抹不起眼的风景。花开虽好,但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旦落去,空留两眼的惆怅。花飞花谢花满天,落花飘零的结局似乎早巳注定,但多愁善感的赏花人却不由得慨叹青春易逝,韶华易老。人生的花期何其短暂,珍惜生命的花期,让生命之花绚烂多彩,答谢生命的花期。

(赏析孙秀启)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