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精神家园-百年经典系列 >

清贫慰语

【回目录】

郁达夫

郁达夫(1896~1945),浙人,作家。著有短篇小说集《茑萝集》,中篇小说《她是一个弱女子》,散文集《闲书》、《屐痕处处》、《达夫日记》等。

洪范五福,二曰富;同时五极,四曰贫。当然,富与贵,是人之所欲;而贫与贱,是人之所恶的。可是贵者必富,似乎是“自古已然,于今为烈”的定则;因为“子夏贫甚,人曰,子何不任?子夏曰,诸侯之骄我者,我不为臣,大夫之骄我者,我不复见。”终而至于悬鹑衣于壁。这定则,在西洋却并不通用。倍根论富,也同中国的古圣昔贤一样,以大地为致富之源,但其来也缓慢,而费力也多。其次则在他说商贾之致富,专卖、垄断之致富,为役吏或因职业之斥富,虽则都可以很快的发财,然而却不高尚。

西哲的视富,也和中国圣人的为富不仁,为仁不富的调子一样。倍根的大斥高利贷的地方倒颇有些近世社会主义者所说的剩余价值与不当利得的倾向。

尤其是说得有趣的,是在讲到财神Plutus的势利的一点。他说财神于受到Jupiter大神的命令的时候,总缓缓跛行,姗姗而去;但一得到死神中之掌财魔王Pluto的命令的时候,却飞奔狂跳,唯恐不及了。所以致富之道的最快的手段,是在弄他人至死,而自己因之得财的一条路,譬如得遗产之类,就是。其次则如做恶事,坏良心,行奸邪,施压迫,亦是致富的捷径。总而言之你若想富,你得先弄人贫。散文的祖宗,法国蒙泰纽,在他的一篇“论一人之得就是他人之失”的短文里也说,一位雅典的卖葬式器具者,每以劣货而售重价,因而Dcmades痛斥其为不仁,因他的利益,就系悬在他人的死的上面的。蒙泰纽却又进一步说,不独卖葬具者为然,凡天下之得利者,都该痛斥。商人利用青年的无节制,农夫只想抬高谷价,建筑师希望人家屋倒,讼师唯恐天下没有事,就是善誉者以及牧师,也是因为我们作恶或死人时才有实用。医生决不喜欢人的健康,兵士没有一个是爱和平的。

如此说来,很简单的一句话,是富者都是恶人,善人没有一个不穷的人。因为弄成了我们的穷,然后可以致他的富。不过因节俭而致富,因无中生有的生产而致富,如其富得正当而不害及他人者,又当别论。

那么贫穷的人是不是都可以宝贵的呢?倍根先生也在说,对于那些似乎在看不起富的人,也不可一味的轻信,因为他们的看不起富,是实在对于富是绝望了;万一使他们也能得到,那时候他们可又不同了。所以是清而且贫者为上,懒而且贫者次之,孜孜欲富而终得其贫者为最下。像黔娄子的夫妻,庶几可以当得起清贫的两字了,且看高士传,“黔娄子守道不屈,卒时覆以布被,覆头则足露,覆足则头露。或曰,斜其被则敛矣!其妻曰,斜而有余,不如正而不足!”

现在一般人的不守清贫,终至卑污堕落的原因,大抵在于女人;若有一位能识得斜而有余不如正而不足的女人在旁,那世界上的争夺,恐怕可以减少一半。

其次则还有一位与势利的财神相对立的公正的死神在那里;无常一到,则王侯将相,乞丐偷儿,都平等了。俗语说:“一双空手见阎君!”这实在是穷人的一大安慰;而西洋人的轮回之说比此还要更进一步。耶酥教的轻薄富人,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他们说,富者欲入天国,难于骆驼之穿针孔 ;所以倍根也说,财富是德性的行李,譬如行军,辎重财富,是进军之大累也。

选自《闲书》,1936年初版,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