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励志修身-百年经典系列 >

艺术家之功夫

【回目录】

徐悲鸿

徐悲鸿(1895~1953), 苏宜兴人,画家、美术教育家。曾创作《九方皋》、《愚公移山》等寓有进步思想的历史画。

研究艺术,务须诚笃。吾辈之 绘画,即研究如何表现种种之物象。表现之工具,为形象与颜色。形象与颜色即为吾辈之语言,非将此二物之表现,做到功夫美满时,吾辈即失却语言作用似矣。故欲使吾辈善于语言,须于宇宙万象,有非常确之研究,与明晰之观察,则“诚笃”尚矣。其次学问上有所谓力量者,即吾辈研究甚确时之确切不移之焦点也。如颜色然,同一红也,其程度总有些微之差异,吾人必须观察确,表现其恰当之程度,此即所谓“力量”,力量即是绝对的确,为吾辈研究绘画之真精神。试观西洋各艺术品,如全盛时代之希腊作品,及米开朗琪罗、达·芬奇、提香等诸人之作品,无一不具确之精神,以成伟大者。至如何涵养此种之力量,全恃吾人之功夫。研究绘画者之第一步功夫即为素描,素描是吾人基本之学问,亦为绘画表现惟一之法门。素描拙劣,则于一个物象,不能认识清楚,以言颜色更不知所措,故素描功夫欠缺者,其所描颜色,纵如何美丽,实是放滥,凡与无颜色等。欧洲绘画界,自19世纪以来,画派渐变。其各派在艺术上之价值,并无何优劣之点,此不过因欧洲绘画之发达,若干画家制作之手法稍有出入,详为分列耳。如马奈、塞尚、马蒂斯诸人,各因其表现手法不同,列入各派,犹中国古诗中之潇洒比李太白、雄厚比杜工部者也。吾辈研究各派,须研究各派功夫之所在(如印象派不专究小轮廊,而重色影与气韵,其功夫即在色彩上),否则便不能洞见其实际矣。其次有所谓“巧”字,是研究艺术者之大敌。因吾人研究之目标,要求真理,唯诚笃,可以下切实功夫,研究至绝对确之地步,方能获伟大之成功。学“巧”便固步自封,不复有为,乌能至绝对确,于是我人之个性亦不能造就十分强固矣。

二十岁至三十岁,为吾人凭全副力观察种种物象之期,三十以后,力不甚健全,斯时之创作全恃经验记忆及一时之感觉,故须在三十以前养成一种至熟至确之力量,而后制作可以自由 。法国名画家莫奈九十岁时之作品,手法一丝不苟,由是可想见其平日素描之根底。故吾人研究绘画,当在二三十岁时,刻苦用功,分析密之物象,涵养素描功夫,将来方可成杰作也。

诸位,艺术家之功夫,即在于此。兄弟不信世界上有甚天才,是在吾辈切实研究耳。诸位目今方在二三十岁之际,正当下功夫之时期,还望善自努力也。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