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励志修身-百年经典系列 >

庄子现代版

【回目录】

流沙河

流沙河(1931~),生于四川成都,原籍四川金堂县。著有诗集《告别火星》、《农村晨曲》、《流沙河诗选》等。

君子与小人

药 小剂量使人迷失方向,暂时回不到自己的家乡;迷药 大剂量使人丧失天性,终身找不到大道的理想。凭什么我这样说?古代的好帝王,那个舜爷爷,天下治得不错,可惜他天性多仁,正德多义,见百姓没事干,便高举仁义的大旗,号召人人学仁 义,以免闲得发慌。大家敬爱他老人家,当然听话,说干就干,拼命表现自己的仁心,狠狠展开自己的义行,可忙啦。仁义积极分子,包括假仁假义的假积极分子,大批涌现。不仁不义分子弄得垂头丧气,脸面无光。反仁义分子呢,当然逃不脱天诛地灭啦。这不是仁义迷药 使人迷失方向,乃至丧失天性了吗?

夏商周这三代迄今近两千年,社会价值取向最大的变革是鄙弃无为,崇尚有为。官方谈奋斗,民间讲拼搏,意思一样,就是有为。大家勇于牺牲天性,陪外物去殉葬。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说的是老百姓。他们岂止牺牲天性,而且要钱不要命,最可怜。高一层的是士,文士和武士,有一碗饭吃,所以只为名誉地位殉葬。他们不但牺牲天性,而且要脸不要命,有些殉葬场面十分感人。再高一层的是大夫,贵族做官的,脸是有了,足够光彩,所以要捍卫家族的世代簪缨,不惜以身殉葬。再再高一层的便是圣人,包括帝王以及大政治家大思想家,物质精神两方面的欲望 早已满足,所以愿为 山社稷殉葬。当然,他们都说:“寡人日夜操心,只为天下百姓。”前面这四种人,各干各的事业,各打各的招牌,互不相同。但是他们都在奋斗拼搏,这点完全相同。奋斗就有牺牲,拼搏就有危亡。同样牺牲天性,同样殉葬外物,他们这四种人简直是一路货色,很难说谁高贵谁低贱。

牧场两个羊倌,一个成年已婚,一个少年未婚,不慎丢失羊群。主人怒,问那已婚的:“你当时在于啥?”答曰:“读圣贤书。”问那未婚的;“那你又在于啥?”答曰:“走六子棋。”他们二人,一个好学,一个贪玩,显然事业不同,志趣不同。可有一点完全相同,都丢了羊。你能说二人谁丢得好些,谁丢得坏些?

伯夷是孤竹国的储君,商朝的遗臣,拒食周朝的粟米,为了名,结局是饿死在首山。盗跖是柳下惠的弟弟,山东的流寇,劫掠齐国的财货,为了利,结局是被杀在东陵山。他们二人,一个大贤,一个大盗,人格不同,境界不同。可有一点完全相同,都丢了命,牺牲天性去陪外物殉葬。你说伯夷死得光荣,就能让他再活一次?你说盗跖死得耻辱,就能让他再挨一刀?

天下人人都在殉葬哟,人人!

某先生呜呼了。查此人系为仁义殉葬的,大家盛赞:“君子!君子!”

某先生完蛋了。查此人系为钱财殉葬的,大家痛斥:“小人!小人!”

同样的殉葬,呜呼完蛋皆是死,你们偏偏看不见。迷药 使你们回不到自己的家乡,达不到大道的理想,只关心谁君子谁小人,不关心死活。

同样丢命,同样牺牲天性去陪外物殉葬,伯夷不就是被杀在东陵山的盗跖吗?盗跖不就是饿死在首山的伯夷吗?二鬼黄泉相逢,自然平等,谁需要你们去赞君子,斥小人。

知识武装了强盗

当今战国时代,社会看重知识。知识乃力量,无知无识要上当。你看《防窃须知》大字写在驿馆门墙:敬请各位驿客小心,谨防摸扒钱囊,暗撬货柜,偷启物箱;行李要看管好,绳要捆紧,锁要锁上;若有失窃,本馆概不赔偿,祈谅。这个《防窃须知》字字千金,便是人间最宝贵的知识,最值钱的力量。你不好好学习 ,掌握,运用,纵然读遍了《诗》、《书》、《易》、《礼》、《春秋》也等同愚氓。所谓知识,世俗认为就是这样。

奈何小偷小摸容易防,而大盗难防。大盗之来也,呼啸成群,明火执仗,浩浩荡荡,钢刀架在你脖子上,眼睁睁你看着义士们放手槍,提的提,担的担,抬的抬,扛的扛。未捆紧的他叫你捆紧,未上锁的他叫你锁上。捆紧,锁上,《防窃须知》替谁帮忙?所谓知识到底给谁以力量?

读者诸君不妨想想,世俗所谓知识,有哪一样不被大盗拿去,用于自我武装?圣人耳聪目明,贤人怀才握智。世俗所谓聪明才智,有哪一样不替大盗帮忙?施展你的才智,努力囤积,结果是为盗囤粮。运用你的聪明,尽心守卫,结果是为贼守赃。啊,一生储藏,给贼女做了嫁衣裳。

他们都在炫耀自己

不妨听听,老生常谈:“大鱼深潜不上岸。利器秘藏不宣传。”圣人的那一套圣法圣教便是秘密武器,宣传不得。大鱼跳上岸去,被人捉住。秘密武器宣传出去,被人盗取,危害社会。

所以我说:

杜塞聪明,扫除才智,强盗自然消失。

摔破珠玉,砸碎珍宝,小偷自然减少。

烧掉对牌,毁掉印章,心态恢复健康。

打烂升斗,折断衡秤,人间恢复信任。

不依圣法,不听圣教,舆论恢复公道。

解散乐队,禁奏繁声,耳朵才有灵听。

取消美术,禁用彩色,目光才有明澈。

不靠量具,不慕新奇,工匠才有巧艺。

删掉曾参和史鱼的模范事迹,锁死杨朱和墨翟的辩士嘴巴,抛弃仁义说教,人类才能找到正德,同归妙境。有聪明,不外露,用来反省自己,人人这样做,社会就不分崩离析了。有智慧,不外露,用来充实自己,人人这样做,社会就不惶惑了。有道德,不外露,用来约束自己,人人这样做,社会就不邪怪了。曾参演孝子,史鱼演忠臣,杨朱和墨翟演伶牙俐齿,师旷演乐感的耳朵,离朱演色觉的眼睛,工演匠手,都在火爆爆地炫耀自己,演戏罢了,徒使社会不安,绝非正道,毫无用处。

开发智能,天下大乱

各人有自己的智力圈。智力不是无限的,圈外的知识是自己没法了解的。所谓求知,世人误认为就是越圈探求不了解的知识,而不是深入了解圈内的知识,认真运用圈内的知识。世人羡慕,憧憬,追求自己智力圈外的,小看自己智力圈内的。

各人有自己的爱好圈。爱好不是无限的,圈外的事物是自己没法爱好的。所谓批评,世人误认为就是越圈指责不爱好的事物,而不是深入检查圈内的事物,认真批判圈内的事物。世人藐视,厌弃,责难自己爱好圈外的,珍视自己爱好圈内的。

于智力圈,世人贵外贱内。于爱好圈,世人贵内贱外。人心如此,世道如此,安得不爆发社会大动乱!

至德之世崩溃以来,迄今两千年了。智能和信息愈来愈受重视,结果怎样?污烟瘴气,晦暗了日月的光辉。水浅树稀,戕贼了山川的灵秀。气候反常,风雨不时,寒暑不定。岂但人性扭曲,鸟性鱼性兽性也扭曲了,就连蠢蠢爬动的蠕虫和飞动的甲虫也丧失天性了。上面爱智,一念之差,世界就乱成这样了啊。自从酋长退位,国王登极,夏商周三朝的文明时代开始以后,上面制定的政策就是重视智能的,两千年来一贯的了。憨厚诚实的百姓,上面才不爱呢。他们只爱那些色恭貌谨不老实的坏人。恬淡无为的智士,上面才不用呢。他们专用那些能言善辩不踏实的政客。多言爱辩,从官方到民间,处处听见训人的喧嚣声。仅凭这一条,社会就乱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