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风景游记-百年经典系列 >

从化温泉散记

【回目录】

曹靖华

曹靖华(1897~1987),河南卢氏人,翻译家、作家。著有译作《契诃夫戏剧集》、《铁流》、《城与年》,散文集《花》、《飞花集》等。

出了广州市,沿公路向东北走,到了约八十公里的地方,两旁的山便合拢起来,好像要拦住你的去路。恰在这时,车子打了一个转身,就豁然开朗,正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从化,就悄然出现在面前了。

从化 泉,和从化县同名,通常称从化 泉,以别于同名的县治,在当地,则简称 泉。这不是乡、镇,而是一个居民点,属 泉公社。对全国来说,只消一提从化,就知道是指 泉的;外地人只简称从化,连“ 泉”两字都索性略去了。

泉明艳赛西湖,荔香十里柳千树。从化处处茂林修竹,鸟语花香,苍松翠柏,水秀山明,不管谁,一到这里,困顿尽消,生气倍增,诚疗养圣地也。人们历来称道“洛三月花如锦”,这里却一年四季花长开。看吧,这一批花还未来得及下妆,另一批又含苞竞放了,广州市每年春节前,举行花市,多么别致的花市啊!可是从化却是个永不收摊的常设“花市”。身处其中,就真正浸沉到花海里了。这里除一般 见的花木外,还有含笑、鹤顶兰、白玉兰、像牙红、英雄树……等等,凭窗遥望,红妆满树,令人鼓舞。木棉,红艳高大,看见它,就使人想起征战荣归,披红挂彩的英雄,故当地人称之谓“英雄树”。

二、三月,木棉扬花时,每棵树就是一座小“火焰山”,满树通红,宛如起火,故广州又称棉市,那火红的木棉花,正预示着岭南的春天。

紫荆叶更是别致得出奇。一般草木叶,从柄伸出来,到了叶尖,不是圆的,便是尖的。而紫荆叶却别具风情:从叶柄伸来,过了大半,突然分开,可是上部却紧连在一起。因此,就传说:这是两个朋友,要分手了,可是情深谊厚,难分难舍,终于又合起了。当地珍视这依依深情,名紫荆谓“朋友树”,它是否也启示着: 结就是力量呢!

总之,此地花确实多,多得连植物学家也未见得能一一叫出名字来。至于空气,不但清新得像滤过一般,有时还飘来阵阵花香,令人陶醉,也大有益于健康。一个人,不管是从事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倘想对祖国建设有所贡献,除思想正确外,非有健康的身体不可。否则,心有余而力不足,就徒唤奈何了。在这儿疗养的同志,都愿回去以后,以充沛的新鲜活力,投入祖国的“四化”建设,发挥更大的作用。

从化 泉,周围约两平方公里。四周山峦重叠,从化就像一块碧玉,静静处在这山窝里。蓝泱泱的流溪河,自北而南,仿佛一条青纱带,把它拦腰扎起,分为东西两半。东半称河东,为疗养院所在地,西半称河西,是 泉宾馆所在地。五十年代初,人大、政协 组织赴海南岛参观访问,归途在广州停留,陶铸同志去看我们,并安排我们到从化休息。

于是,我们就到从化 泉了。当时住在河东一座楼房里,每天总爱在流溪河畔散步。河边沙滩上,有不少小水滩,泛着气泡。一摸,水是热的,可见此地处处有泉眼。当年,流溪河上只有一道便桥,连接两岸。现在,一道美观的四孔大石桥,长虹卧波,架在流溪河上。桥两旁除人行道外,中间两辆汽车可以对开。

泉水从岩石裂缝中涌出,现有泉眼约十二处。东西两岸均有,有储水池,用水泵将热水送至两岸浴池。各泉眼水 不同,最低为摄氏三十度,最高达摄氏七十一度。

泉水成分,有钙、镁、钾、钠、二氧化矽等;透明、无色、无味,含有少量放射性氡。医疗证明, 泉水对各种关节炎、神经炎、脊椎炎、早期高血压、神经衰弱症、消化系统及其它各症均有疗效。

鲁迅先生爱吃荔枝。他吃过干荔枝、罐头荔枝、陈年荔枝等等,可是没有吃过鲜荔枝。后来到了广州,吃了鲜荔枝,其味迥然不同,曾赞不绝口。当年冷藏设备差,不宜远运。现在不同了,北京早就可以吃到鲜荔枝。

从化盛产荔枝,遍地都是。河东疗养院附近,就有一大片荔枝林。我每次到河东,就穿过荔枝林。层层的荔枝叶,又密又厚,就像无边的油绿幕幔,把蓝天都遮住了。

解放前,这以 泉水软,景色秀丽闻名的地方,均归豪强霸占。解放后,人民当家作主,成了人民的疗养地。据说,周总理和 大姐第一次来从化时,参观幼儿园,看到孩子们洗澡用不上 泉水,就带头捐款,为孩子们修建浴室,将 泉水直接引入。疗养院的职工们也不会忘记,五九年一月周总理在这里疗养时,曾亲自蹬车帮助护理人员运送毛毯……周总理的形象,深刻地印在他们的心中,鼓舞他们继续前进……

选自1979年6月3日《光明日报》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