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江南

烟雨江南

广东工业大学/陈 淇

摊开一幅江南水墨画,走进那份被打湿的情怀。

只有黑与白,简单却不单调;只是黑与白,便足够向我们展示那份简约之美。

略稠的墨水在宣纸上演染开来,缓缓地在纸隙间流淌。鬼斧神工的技巧,一笔一划,从容,灵动,自然。神聚,下笔,笔尖在纸上飞舞、旋转,神韵在这里绽放。

墨香在画卷上弥漫,这是一种古老的味道。它从历史的源头款款走来,带着和蔼与欣慰。它又是新生的,香味初散,浓郁绕梁。它从纸缝穿过,试图去追溯那远去的光阴。一脉相承的技艺,在中华大地上焕发光彩。

干燥的纸面,被墨水打湿,微渗。两者彼此融合,墨嵌进纸的灵魂,墨在纸上恣意表达,纸承载着墨的形状。墨本无形,因纸而有状。无中生有,虚虚实实,动静间如行云流水,追求一种豁达开阔的意境。

远山如黛,朦胧中,应有仙人泰然俯视,笑赏江南烟雨中。烟雨如画,水墨承之。

烟雾在缭绕,与长天的流云混为一体。

云,雨,雾,笼罩江南。我在人间仙境中醉了,浪漫了我的情怀,模糊了我迷离的双眼。一个梦在滋长。谁愿与我江南烟雨中,共此一帘幽梦?

江南的烟雨打湿了我的情怀,此刻我又多了一份柔情。只是柔情似水,往事难留。用它来滋养岸边的垂柳,让它茁壮成长。待到柳絮纷飞时,江南又在朦胧中。

岁月如水般调皮地在青石板路上追逐,磨平了它的皱纹。人来人往,石板路上留不下那些年走过的串串足迹。岁月沧桑了白墙灰瓦。我轻抚着粗糙的墙面,不禁在窗棂下唏嘘,我闻见了墙面透过的醇香。那扇虚掩的木窗在江南烟雨中喘息。

一把油纸伞被遗弃在老巷的角落里,它披着一身的尘衣,喃喃自语,抑或在抱怨被遗弃的忧伤。说不清道不明的命运,只好暗自神伤,苟延残喘度完余生。凄凉的处境,它也曾绽放在江南烟雨中啊。伴着佳人,绽放在幽静的老巷子。那时的它,颜色鲜艳,伞面光滑如少女之玉肌。它在烟雨中摇晃,为伞下的人遮风挡雨。

江南的烟雨一重重,逝去的一幕幕往事仍历历在目。

一幅江南水墨画,一份被打湿的情怀。江南氤氲在烟雨中,在水墨中。

只需黑与白,便足以淋漓尽致地勾勒出江南烟雨。

我愿意迷失在江南烟雨中……